用户名 密码 下次自动
WWW.DZHXTJY.COM [复制]
天下博览  精粹|国内|海外|琼岛|港台|经济|政治|军事|科技|教育|卫生|其它  社区展台
有缘同聚  精粹|校友|战友|工友|驴友|车友|同姓|同年|同乡|同城|同趣|其它  信息超市
乡土原创  精粹|诗联|新诗|散文诗|散文|小说|言论|书画|摄影|音乐|剧本|其它  美图欣赏
文化纵横  精粹|风土|景物|人事|文史|民艺|国学|媒体|书摘|演艺|体育|其它  金榜题名
共享家园  精粹|公告|新事|邀约|倡议|求助|成员|圈群|排行|版务|版主|其它  百宝魔箱
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
首页 | 入园指南 | 诚聘英才 | 广告招商 | 建言投诉 | 自编专辑 | 丛刊投稿 | 加入收藏 | 设为主页 | 免费注册 | 我要发帖
祝大家生活快乐!万事如意!!!祝大家生活快乐!万事如意!!!祝大家生活快乐!万事如意!!!祝大家生活快乐!万事如意!!!祝大家生活快乐!万事如意!!!祝大家生活快乐!万事如意!!!
当前位置:首页 > 乡土原创 > 小说
《乡土原创》版主:云中羊 春文 松林晚翠 石龙闲人 陈仁 萧榆 曾晓华 陈橹 羊虹 代古成  旷城 麦聃 竹琴月眸 任春芝 
 顾问:海口广东菜
《小说》专栏主编:暂无   助理:暂无
返回列表 共4条    第1/1页     首页  上一页  下一页  尾页 
 楼 主 好爵与共 名片> 职衔:0  积分:30  星级:5  勋章:0 发帖时间:2012-9-21 0:32:57
 ⊙ 原创  查阅1948次  回复4条
只看该作者】【关注他(她)】【加为好友】【发短消息】【收藏此贴】【字号:  】【举报
桂花嫂的那些事
作者:好爵与共   
大中华乡土家园(www.dzhxtjy.com)

桂花嫂的那些事

 

落日最后的一抹霞光在村头那棵枫树梢头热烈燃烧,黄昏下的村子又再次喧闹起来:鸭群从水塘里爬上岸,排着队,嘎嘎叫着往村里走去;鸡群忙于啄食,为一颗半粒而争吵打斗;圈里的猪嗷嗷叫唤,主人一边“挨刀的”骂着、一边往槽里倒猪食;荷锄的、扛犁的、担柴的人们,呵牛叱羊,从旷野里蹒跚着往家里赶。亘古以来,乡村的黄昏下大概总是这样喧闹而忙碌的。

桂花嫂站在枫树下,一只脚垫在树根上,腰微弯,头侧前倾,湿头发就像瀑布一样垂下来,她用一把梳子又梳又掸,想尽快将湿发弄干,当然,这并没有耽误她跟每一位路过的村里人互致问候。

“才莲婶子,今晚村委会有舞会,你抓紧点哦!”那个叫才莲的女人三十来岁,刚从菜地里回来,左手环抱着一捆菜,脸色显出疲惫。桂花嫂一见到她,便像伙伴一样的朝她喊。

“今晚我就不去了,身子感觉累累的。”才莲恹恹的对她说。

“要去!听说县文明办的老王今晚带着老师过来,要教我们新舞呢。”桂花嫂那口气,急切得就像是要错过热播的电视连续剧一样。

这时,走过来一位大爷,他不无嘲讽地说:“刚吃饱肚子,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的了。泥腿子一个,也要学城里人跳舞,只怕有你哭的一天哩!”

桂花嫂说:“二大爷,您落伍了!现在是新时代,既要有物质生活,又要讲精神生活,正是因为吃饱了肚子,我们才要跳舞呢。”

二大爷说:“跳舞算什么?我们还赛过诗呢,结果怎么样?”

他说的是那个荒唐的年代。在那个年代,政治挂帅,思想领先,宁要社会主义的草,不要资本主义的苗,农民疏于农事,整天搞政治学习,跳忠字舞。后来,又说是什么新生事物,别出心裁地组织社员写诗赛诗。二大爷那时三十多岁,有些急才,只是他看不惯,不愿搀和,可人家硬拉他参加,他便胡诌了一首打油诗,其中的一句是“打柴担水如上梯,红薯芋头做主食”,描述村里条件的艰苦和生活的贫困,被认为思想不满,在大会上进行批判。这他可以不在乎,但一个又一个政治运动将人们折腾得贫困不堪,那些情景让他终生难忘。

也许二大爷说的有道理,可是桂花嫂不爱听,时代不同了,没有人逼她一定要做什么,跳跳舞,那是她所要的生活。

时代是不同了。现在,政府重视农民,帮助农民修村路、整治村容村貌,建设文明生态村,不仅免除了农民的各种税费,而且还有各种生产补贴,像种子补贴、化肥补贴、农药补贴、用电补贴、柴油补贴等等,看病有补助,困难有救济,让农民的生产生活条件一下子得到了改善。

桂花嫂种了三亩水稻,耕耘交给农机,收割也交给农机,虽然花了些钱,权当是政府给的生产补贴的再次转移,剩下的那点田间管理,零零碎碎加起来统共也就十天八天的功夫。她还种有几百棵槟榔,那是粗放型的经济作物,也用不了太多的功夫。这样一来,一年中大半的时间便闲了下来。村里好些人闲不住,跑去城里打工。桂花嫂育有一儿一女,女儿在城里打工,儿子也在城里,是职校的学生,但是桂花嫂没有往城里跑,她留在村里。

当然,桂花嫂也不是好吃懒做之徒,她有自己的梦想呢。前几年,看到有人种辣椒赚了钱,他和老公庆云一合计,拾起别人撂下的荒地,种了好几亩的辣椒。辣椒苗还在地里呼呼生长的时候,她在心里已经开始数钞票了;而当地里挂满了红艳艳的辣椒果时,她却是愁眉不展。那一年,辣椒贱得不行,根本就是无人问津,只好眼瞅着在地里烂掉,倒是那些种苦瓜的人把大牙都笑掉了。

第二年,她改种苦瓜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地里的瓜苗长势喜人,长长的藤蔓已经绿满了瓜架,遍开着黄色的小花,无数的蜜蜂飞来绕去、分享甜蜜。桂花嫂在心里盘算着,今年的瓜价要有去年的一半,也有大赚。只是事实又一次让她傻了眼。苦瓜成熟后,她和庆云摸黑摘了满满的两担,搭乘大三轮,早早地赶往镇上,一看,仿佛变戏法似的,整条街到处都是苦瓜,瓜价跌至只有去年的十分之一。更不能让人忍受的是,收瓜的人挑三拣四,那些碧玉似的苦瓜,去年还是宝贝得不得了,现在他们像扔垃圾一样不停的扔掉,满满的两担瓜只剩下半担,所得的几个子儿甚至抵不上脚力钱,夫妻俩吃碗粉条买斤猪肉就囊中空空了。气得他们到处放话,让亲戚朋友、让村里人、让村里人的亲戚朋友,谁想吃,免费,尽管到地里摘。但那一年,还是有大量的苦瓜在地里烂掉。

两年的努力,桂花嫂挣不到一个子儿,吃苦不算,种子、农药、化肥的钱搭进不少,她发誓,再也不会去折腾瓜呀菜的了。

一天,桂花嫂到圩上买肉,肉案围着的几个人在嚷嚷,说是肉价年年长,都快吃不起猪肉了。言者无意,听者有心,这话让她心里一亮,其实,她还是心有不甘的。那几天,她一直琢磨着这个问题,她发现,这五六年来,肉价确实年年都长,而且一年比一年高,养猪应该是稳赚不赔的,这个发现让她兴奋。她想,乞丐尚有三年运,好事也会有轮到自己的一天。她把自己的想法跟庆云说了,庆云也觉得有道理,俩人说干就干。这一次看得准,胆子就大,手脚也放得开。他们从猪苗商那里一共赊了六十只猪苗,又从饲料商那里赊饲料,注意防疫,科学饲养,说是五个月就可以出栏。他们的努力是卓有成效的,小猪吹气似的一天一个样。但是,不好的消息也像鬼魅似缠在他们的心头,一开始养猪,市场上猪肉的价格就出现下跌,他们认为那是因为盛夏炎热,人们猪肉吃得少了,价格下降也属正常,待到入秋转凉之后就会好的。可是他们的猪要出栏时已是冬天,肉价不见涨,反而跌得更多了,估算一下,照这个价卖出去,肯定亏本,便只好等等再说。该出栏的猪已不再长膘,养也是白养,每天喂那么多的饲料,简直就是在烧钱,桂花嫂心痛得不行。可是勉强坚持了一段时间之后,却盼不来肉价涨起来,桂花嫂只好忍痛割肉,所得尚不足清还猪苗和饲料的赊账,倒欠了一屁股债。

桂花嫂有过好几次“鬼压身”的经历:半夜睡醒,头痛欲裂,耳鸣嗡嗡,意识清醒,却四肢动弹不得,愈想动,头愈痛,愈不能动,最好的办法就是静静躺着,过一两分钟后自然缓解。她觉得,她家这几年就像是“鬼压身”,折腾是徒劳的,唯一能做的就是以静制动,种几亩水稻填饥肠饿腹,守几百株槟榔补油盐酱醋家用,也算是过着温饱的生活。

夫妇俩又回到了那种碌碌无为的生活,除去农忙季节,平时的那点活很是轻松自如,大半的时间都在歇着。庆云玩心盛,坐不住,一得闲就往外跑,身上有几个钱便搭伙打牌,赢了钱,会买些水果、一两斤猪肉回来,有说有笑的;要是输了钱,两手空空的回到家,脸黑黑,闷不作声,像个大炮公,那引信一点就着,遇着这种情况,桂花嫂总是噤若寒蝉。身上没了钱,在家也呆不住,不当运动员,他当评论员、当解说员,那赌钱的人像是领口上有香似的,他贴着人家一整天一整天的旁观,津津有味,没一点倦怠。别人吃饭他蹭着吃,赢钱的人一高兴,有时还会甩给他一包半包香烟,牌局不散,他决不归家。桂花嫂一人在家,不免落寞,说你整天不着家,这家还算是个家吗?但说也是白说,高兴的时候,他会哄两句,不高兴的时候,则是动脾气、踢凳子,夫妻勃谿,鸡飞狗跳,让桂花嫂很是怄气伤神,也懒得再说他了。

其实,在家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,两个孩子都不在身边,那一点家务,轻车熟路的,一眨眼的功夫就搞定了。村里也有些妇女的在打牌,闹着玩下点小赌注,缺角的时候也叫过桂花嫂几次,但桂花嫂对此不感兴趣,一次都没有参与。她更多的时间是在家里看电视,或者东家长西家短的和左邻右舍唠家常,借以排遣。好在她只是一个农民,否则会认为自己是在慢性自杀呢。

桂花嫂说的那个老王,叫王春生,当过镇书记,做过县里的局长,最初是公社演出队的队员和电影放映员,喜欢唱戏跳舞、吹箫弹琴。他乐于和农民打交道,退休之后,依然走村串巷,积极组织、热心指导和参与乡村的文娱活动,县文明办便将他返聘,发挥余热。

老王来山堀村已经不止十次了。记得他第一次来山堀村,是由几个镇干部陪着。来之前的几天里,村干部在村里做了深入的发动工作,说是为了丰富村民的文化生活,某日晚上八点在村广场组织文娱晚会,希望村民们踊跃参加。那天晚上,桂花嫂也去了。

村广场上,几只荧光灯映照得如同白昼,节奏感强烈的音乐阵阵响起,四周围起了几排人墙。正中间,老王带着七八个人在扭秧歌,他一把年纪了,还是一脸的认真,动作有些夸张,又有些滑稽,引得四周围观人群的不断的掌声和喝彩。他一边跳、一边热情鼓动村民参与。人群里有些人心动了,跃跃欲试,又不免拘束,在等待观望。这时,一处人群中在起哄,鼓励和推搡之下,桂花嫂走进场子,加入了老王他们的行列,有模有样地扭起了秧歌,场内场外一片叫好。在她的带动下,陆陆续续又有十几个人加入进来,晚会进入了高潮,乐曲声,叫好声,喧闹声,欢乐的人群像一锅煮开的粥。

晚会接近了尾声,乐曲停了下来,村干部兰英拿起话筒,“噗噗”吹了吹,大声说:“感谢大家参加今晚的文娱晚会!舞蹈是非常好的健身和娱乐方式,为了丰富咱村的文化生活,促进精神文明建设,村委会决定,今后除了刮风下雨,每晚八点都在这里举行舞会。上级对我们非常支持,这一套音响设备就是县里赠送的。希望大家今后踊跃参加舞会活动!”

散场之后,兰英叫住桂花嫂,说:“桂花嫂,我们知道你对唱歌跳舞有基础,你要支持我们,积极参加啊!”桂花嫂点点头。兰英又说:“你不但自己要积极参加,还要动员和发动你周围的人参加,好不好?”桂花嫂又点了点头。

桂花嫂读中学时是班里的文娱委员,还是学校舞蹈队的队员,对唱歌跳舞有浓厚的兴趣爱好。回乡嫁人后,生儿育女、家务琐事、繁忙的劳动、还有生存的环境和压力,音乐和舞蹈已经离她而去。今晚的舞会和兰英的一番话,又唤起了她的意识,挑动了她的欲望,是啊,现在整天闲着,为什么就不能跳跳舞呢?毕竟跳舞比玩牌赌博要健康高雅的多啊!

第二天傍晚,桂花嫂叫上才莲、荣华、月蓉几个人,早早就到了村委会广场,帮忙兰英搬音响,布置舞场。八点,来了十几二十个姐妹妯娌,舞会开始之后,又陆续来了一些,大男人也来了几位,但他们似乎有所顾虑,有些拘束,只愿意像老人孩子一样的当观众,看着村里那些女人欢天喜地的跳了又跳。

几天后,桂花嫂对兰英说:“那些姐妹觉得秧歌舞有些土,她们说能不能换一种,最好是有点品位、有点艺术的。”兰英说:“我看可以,”马上给老王打电话。在电话里,老王告诉兰英,说那就先来个扇子舞吧!并答应说周末就带老师过来教扇子舞。老王还说跳扇子舞要有专门的扇子,服装上也有要求,他可以跟文明办说一说,解决扇子的问题,服装你们就要自己解决了。兰英说:“老王,谢谢您!服装嘛,我跟我们主任说说看,能不能村里出一点、个人出一点。好的、好的,再见!”挂了电话,又和桂花嫂商量安排一些事宜。

几天之后,山堀村舞蹈队的队员身着统一服装,在舞蹈老师的辅导下跳着扇子舞。那服装粉红、有丝绸质感、宽松,看起来飘飖欲举。队员们迈着轻盈的舞步,合着悦耳的舞曲,行云流水般腾挪荡漾,在特定的音节和舞步,扇子一挥,“啪——”的一声,裂帛一样的动听。围观的村民说这有点像模像样了,老王也说这水平可以上台表演了,赞美之词让桂花嫂和其他队员听了,心里美滋滋的,舞步也愈发优美了。

扇子舞跳了一段之后,她们又换了健美舞。节奏感强烈的舞曲、健身服收束下轻盈的身材、刚劲有力的舞姿,桂花嫂感到自己变得年轻了,生活变得充实了,离她而去的激情仿佛又一点一点地回归了。

在镇里举行的农民舞蹈大奖赛中,山堀村舞蹈队的扇子舞取得一等奖的好成绩,除了奖状,队员们每人还得到奖金一百元,这让她们津津乐道,兴奋了好几天。

这段时间,桂花嫂已经有些入迷了,白天在家,得闲的时候也开音响放舞曲,拉着才莲和荣华等人跳舞。久而久之,小孩子也耳濡目染,荣华那个小女孩才一岁半,每当大人们跳舞,她也合着节奏做动作。有时,大人们故意逗她,开了音乐之后,对她说:“妞妞,跳舞,”她便手摇摇、腰摆摆、屁股扭扭,乐得大人们哈哈大笑。

秧歌舞、扇子舞、健美舞,桂花嫂她们已经娴熟得如同自己的左手和右手,有的人就开始在鼓捣,说咱不能总是跳集体舞,咱也学城里人,跳跳交谊舞嘛。这个想法得到好些人的附和,兰英知道后也表示赞同,便向老王汇报。老王说:“交谊舞比较高雅、自由、有情调,跳交谊舞不能用白炽灯和荧光灯,得用小彩灯,无数个小彩灯织成灯网,闪烁不定,半明半暗,人影幢幢,这样才能营造出梦幻的视觉效果。舞场要安排一些桌椅之类的东西,以便中间休息,不想跳了也可以坐下交谈,增进友谊,另外,最好有些茶水供应。”兰英说:“音响、桌椅有现成,彩灯村委会可出钱买,至于茶水,旁边就有一间村民开的老爸茶,不过是要收点钱的,倒是教舞的老师,老王你就要负责了。”“没问题,你什么时候张罗好,我就什么时候带老师过去。”兰英说:“要是没什么变化,就定在这个周六晚八点,好吗?”老王说:“好!”俩人握手作别。

山堀村的人开始跳交谊舞了,他们先从慢三、慢四开始,接下来是快三快四,然后,什么探戈、伦巴、恰恰,这些舞也学着跳。交谊舞引来了青年人,引来了男同志,跳舞的群体迅速扩展,舞友的空间也变大起来。女的笑吟吟地坐着,男的则彬彬有礼,款请之下,一对对舞伴走进舞池,前引后随,搭肩托腰,萦回旋转,妙曼绰约。一曲终了,意犹未尽,又再续一曲,也可改弦更张,另觅舞伴。跳累了,可坐下休息,或凝神静思、或交谈会友。桂花嫂觉得,跳交谊舞更能让人轻松、舒畅。

桂花嫂发现,村里那个叫福东的人经常请她做舞伴。福东四十出头,中等身材,虽是个农民,却生来闲命,很少干农活,显得细皮嫩肉的。一个村里住着,彼此也算认识,但之前仅是点头打招呼而已,舞跳多了,也就变得熟稔起来,无话不谈。福东既能娓娓而谈,也善于注目倾听。比较之下,在家里,庆云整天在外,回到家也是闷头不说话,桂花嫂问他事,他只是“嗯”的一声应付,问得多了,便要发脾气,夫妻俩的世界死气沉沉。和福东在一起,她觉得充满活力,她喜欢听福东说话,也喜欢向他倾诉,俩人变得亲近,当然只是纯粹的友谊。

一天晚上,几曲终了,桂花嫂说:“跳累了,我们坐下歇回吧。”福东说:“好!”但是舞场里的椅子条凳上都坐满了人,而且有几个人在抽烟,空气混浊,福东说:“要不我们到外边走走?”桂花嫂“哎”了一声,俩人便往外走去。

乡村的夜晚,清风吹拂,月光融融,旷野里各种景物影影绰绰。那边是村小学的操场,操场的边上是灌木草丛,桂花嫂隐约看到,在那里已经散落有几对人影。他们是谁?她不感兴趣,更不愿打搅,便找了个自认为僻静的地方,和福东一起坐了下来。

说来奇怪,在舞场里,他俩心有灵犀,配合默契,坐下休息时,也是无话不谈,而在这旷野的月色里,反倒显出拘谨,只是静静地坐着,一句话不说。月色朦胧,像水融在水里,一切都已消融,一切都可以忽略,唯有情感在心间酝酿。清风拂面,撩人衣袂,撩人发丝,也撩拨起心底下一片烟霞。月色之上,天空幽邃靖深,星目闪烁,那样的遥远,那样的宁静和美好!那星星在眨眼,她们在看着我们吗?她们一定也有着美好的感觉!把远方归还远方,世界便只剩下了自己,桂花嫂有一种心融融的感觉,她发现,原来乡村的夜晚是这么美好!她愿意就这样的坐着、坐着……

几天之后,村里出现一些传闻,说是咱村那些跳舞的男女,跳着跳着就跳到草丛里去了,而且有鼻子有眼,说谁和谁是一对、谁和谁是一对。这话传到庆云耳里,那感觉就像是吞进了一只苍蝇,很不舒服。这天下午回到家,桂花嫂感到奇怪,问他:“太阳从西边出来啦?怎么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

庆云不阴不阳地说:“我焦急回来是要告诉你,夜晚草丛里有蛇呢,你可要注意安全啊!”

桂花嫂不解,说:“夜晚我又没有到地里干活,你脑塞了吗?这心操的。”

“不下地干活是不假,难道也不去跳舞吗?”

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,别人说你和福东跳舞都跳到草丛里去了。”

桂花嫂一听,登时跟他急,说你这是无中生有,血口喷人,庆云更是恶向胆边生,难以容忍,俩人又是摔门又是踢凳,最后还相互动了手。桂花嫂万分委屈,躲在房间里啜泣,庆云则是气急难平,摔门而去。

第二天中午,福东的老婆领着几个人找上门来,又吵又闹,一口一声“狐狸精”、“妖精”的骂着,说她专门勾引人家老公,还动手撕扯,要拿辣椒粉搓她的“×”,让桂花嫂蒙受奇耻大辱。

在家里,老公庆云冤枉她;在村里,别人笑话她。人前,她畏惧别人那种怪异的目光;人后,她感觉到别人指指戳戳的寒气。桂花嫂羞愤难当,在村里实在是呆不下了,一天上午,她简单收拾了一个包袱,跑到城里去了。

桂花嫂在城里举目无亲,只能找她女儿。女儿小静在一家超市做收银员,她和另一个打工妹合租一间房,也就十左右平米,里面一张小桌一张小凳、一个拉链式衣裤柜、一箱一箧、两个旅行袋、一些洗漱用具,还有一些杂物,再安放一张架子床,已是满满当当的了。桂花嫂和女儿挤一张床上,一整个晚上都没有睡好,如此逼仄,她浑身不自在,觉得这简直就不是人呆的地方。好在几天之后,她在一家盐焗鸡店找了一份工,司屠宰,包吃住,月薪一千五,她感到满意。她觉得,杀鸡宰鹅,对她这样的农村妇女来说,简直算不了什么,可是做了一两天之后,发现问题没有那么简单。每天几百只鸡,连她共三个人,负责宰杀、褪毛、开膛破腹、洗净装好,戴手套显笨拙,效率低,完不成任务;不戴手套显麻利,效率上去了,但一不小心就会划伤手指,发炎化脓。她咬咬牙,坚持下来。时间一长,她发现,两只手一天又一天浸泡在水里,手指的关节变得肿胀僵硬,晚上痛得睡不着觉。三个月后,她的十个手指肿的像萝卜,实在坚持不下去了,便去医院看医生,医生说这是风湿,必须及时治疗,而且要避免手指长时间泡水。桂花嫂花了一笔药费,治疗十天八天之后,病情才得了到缓解。

她辞去那份工作,没有了安身的地方,只好又找女儿,但那实在不是方法,所以,病好之后,桂花嫂又重新找工。所到之处,人家都说让她做洗碗工,而且肯定地告诉她,像她这样没什么文化又上了年纪的妇女,只能做洗碗工,这让她十分沮丧。后来,几经周转才找到一份保姆工,照顾一位独居老人的生活起居。这老人是个男的,七十多岁,家里有些钱,儿女都混得不错,但就是没一个肯与老父亲住一起,只愿分担费用,雇请保姆。在她之前有过几个保姆,桂花嫂不知道,只是她做了一个星期,便遇到了麻烦。老人的儿女怀疑她手脚不干净,告诫她买菜不要贪了菜钱,而且,这个老男人性情古怪,难以伺候,更可恶的是,他老态龙钟,颤颤巍巍,却想象力丰富,向她提出非分要求,使她蒙羞。没办法,她很快就辞掉了这份工作。

无奈之下,她还得去找女儿,与女儿挤在出租房里的那张床上。

转眼,半年过去了。绯闻已经远去,跑出来时的激愤也随时间的流逝而淡化了。桂花嫂感到自己只是城市的错误闯入者,城市容不下她。她有些想家了,常常有意无意地在女儿面前说起在家里的种种好处。她女儿说:“妈,你要是在这里住不惯了,就回家去吧,我爸都好几次让你回家了。”

桂花嫂说:“你爸那个人,心眼小,脾气大,跟他合不来”

“妈,你就不要和我爸计较了,回家好好过日子吧!”

桂花嫂还是嘴硬。女儿知道妈的心思,得给她台阶下,于是打电话做父亲的工作。

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,庆云风尘仆仆赶到城里,之后,夫妻双双把家还。

村头那棵枫树下,人们又看到桂花嫂的身影,她吆喝着家里那十几只大鸡小鸡,两把稻谷撒下,鸡群欢快无声,桂花嫂一脸的慈眉善眼。

二大爷与往常一样又从枫树下面走过。当晚霞再次把枫树的树梢染红,村子又见黄昏下的喧闹。岁月流逝,村子依然。

 

2012-9-16

此贴已于2012-9-21 7:48:33重新编辑    
 
(回复)(打印)
 第1楼 云中羊 名片> 职衔:0  积分:30  星级:5  勋章:0 回帖时间:2012/9/21 11:43
回复】【只看该作者】【关注他(她)】【加为好友】【发短消息】【举报
很现实的小说。一口气读完本文,桂花嫂的形象跃然纸上:她的理想、她的追求、她的快乐、她的悲伤......一幕幕是那么真实、可信。桂花嫂是现代农村妇女形象的典型代表,读后让人五味杂陈。
 第2楼 洲哥 名片> 职衔:0  积分:30  星级:5  勋章:0 回帖时间:2012/9/21 22:5
回复】【只看该作者】【关注他(她)】【加为好友】【发短消息】【举报
谢谢版主云中羊的褒奖!温饱、小康、富裕,这是现代化蓝图对国民生活水平几个节点的描绘,对大多数农村居民来说,温饱是解决了,小康的实现却是异常艰难,富裕更是遥不可及。其中的原因,在于农业在产业链条上的低端地位,更重要的是市场经济风云莫测,当然还有另外一些重要原因,这使农民的生产生活难于有质的飞跃。中国的农民勤劳勇敢,刻苦耐劳,但在市场经济的风雷激荡中却被震的晕头转向,无所适从,作为太难。物质方面如此,精神生活依然。这个短篇写作的初衷就是试图揭示这种生活现实。
 第3楼 咸笔 名片> 职衔:0  积分:30  星级:5  勋章:0 回帖时间:2012/9/21 22:59
回复】【只看该作者】【关注他(她)】【加为好友】【发短消息】【举报
短篇小说吧。很有味,品读。
 第4楼 洲哥 名片> 职衔:0  积分:30  星级:5  勋章:0 回帖时间:2012/9/24 19:25
回复】【只看该作者】【关注他(她)】【加为好友】【发短消息】【举报

谢谢咸笔!

返回列表】【返回顶部 共4条回复    第1/1页     首页  上一页  下一页  尾页 
我来说几句 您目前是匿名发表 登录 | 注册

发帖须知:
    1.“大中华乡土家园”拒绝一切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悖的言论。请您自觉遵守法规,遵从网上道德,抵制和检举各种违法、虚假和有伤风习的信息言论,共建和谐文明的美好家园。  2.本站只为网友提供交流互动的平台,所刊载信息并非本站观点,与本站的立场无关。因为您发帖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、刑事责任,均由您个人全部承担,本站不负任何责任。  3.本站可能会根据栏目需要对您的文稿、作品内容进行编辑和整理。其中一些精品还可能被选登到网刊和“中华乡土精萃”丛书等,暂定(!)不发现金稿费,只给您寄送相关书刊。  4.本站允许您保留所刊作品的著作权,这些作品同时可以向别的网站和报刊、出版社、广播电视等媒体投寄。本站若有条件发现金稿费时,则取消这条,禁止“一稿多投”的做法。  5.除了发布原创作品外,本站鼓励网友转发与分享其它作品和资料,以提高网友浏览的兴趣质量。但您转发与分享时,务必明确标示“作者”和“来源”,避免造成不应有的误会。  6.交流互动是所有社区网站的常态,您如果想别人多看、多回复您的帖子,就得先多看、多回复别人的帖子,除此之外别无选择。只要您先迈出了这一步,您的朋友就会遍天下!

 最新上贴
  诗联 五律·咏好来山庄诗联/石龙闲人
  国内 与鸟交朋友,快乐多多/xgkd6194
  公告 与鸟交朋友,快乐多多/xgkd6194
  诗联 七绝·盘点获奖证书有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南乡子·初夏病中杂感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七律·夏天行走一组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清平乐·抵御勒索病毒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南乡子·初夏病中杂感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我的花/墨香
  诗联 爱让我如此安静/墨香
  诗联 暮春/墨香
  诗联 清明,和母亲私语/墨香
  诗联 麻将/墨香
  诗联 八声甘州·忘忧草赋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七律·夏天行走一组其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七律·夏天行走一组其/石龙闲人
  散文 长安街艳遇/zhuting
  诗联 《人民的名义》人物谱/思安
  新诗 白衣天使/云昌明/hutianshu
  诗联 水调歌头·我的老年生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水调歌头·我的老年生/石龙闲人
  新诗 小飞侠:我是一个写诗/王强斐
  新诗 小飞侠:《童话》及其/王强斐
  新诗 小飞侠:搭在铁把手上/王强斐
  诗联 水调歌头·我的老年生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钱小凤诗二首/hutianshu
  诗联 五绝·读李森民老先生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七绝·写诗杂感合集/石龙闲人
  散文 我的二伯(随笔)/云中羊
  新诗 又爱又恨的情人/刘竹
  风土 旅游诗词创作技法探微/石龙闲人
  小说 变 通/梅子
  诗联 七绝·春日下地劳作有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七律·祝贺二无居士三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热烈祝贺大中華(兩岸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【正宫•/我叫家俊
  诗联 七绝·春日下地劳作有/石龙闲人
  其它 2015年十大新派作/陈仁
  新诗 初夏的雨/冷雨风子
  新诗 借我一份木棉花情结/冷雨风子
 话题热帖
  诗联 清官颂/得一
  其它 此帖关闭,请在《乡土/云中羊
  公告 《洋浦湾》文学季刊征/羊中兴
  其它 《洋浦湾》第二期〔全/羊中兴
  版务 家园精粹选读2/王辉俊
  公告 关于《洋浦湾》寄书及/羊中兴
  散文 秋夜./羊虹
  小说 约会(云中羊闪小说)/云中羊
  其它 学跳交际舞(视频教学/笑理常叨
  小说 王辉俊小小说选008/王辉俊
  诗联 南烨林诗词集(新编)/南烨林
  散文 .剖析/羊虹
  版务 家园精粹选读1/王辉俊
  同趣 有声小说评书吧〔点开/羊中兴
  散文 坚守在洋浦开发区教育/李高兰
 展台·超市
  党政 关爱儿童 传承国学/石龙闲人
  品牌 一生心血聚,墨韵久飘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【青青子衿诗苑微刊】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团堡诗联书画分会在好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利川市山居诗黄金山人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利川市团堡镇诗联分会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团堡镇诗人曾春鸿先生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团堡镇组建乡贤理论宣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向党的十九大献礼--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张友学和他的街头治安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团堡镇阳光宝贝举行特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赵有才和他的创业新思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文化红花满高岩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团堡镇文化新村---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绿色食品/石龙闲人
用户名 密码 下次自动
1.“大中华乡土家园”拒绝一切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悖的言论。请您自觉遵守法规,遵从网上道德,抵制和检举各种违法、虚假和有伤风习的信息言论,共建和谐文明的美好家园。 2.本站只为网友提供交流互动的平台,所刊载信息并非本站观点,与本站的立场无关。因为您发帖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、刑事责任,均由您个人全部承担,本站不负任何责任。 3.本站可能会根据栏目需要对您的文稿、作品内容进行编辑和整理。其中一些精品还可能被选登到网刊和“中华乡土精萃”丛书等,暂定(!)不发现金稿费,只给您寄送相关书刊。
WWW.DZHXTJY.COM [复制]
天下博览  精粹|国内|海外|琼岛|港台|经济|政治|军事|科技|教育|卫生|其它  社区展台
有缘同聚  精粹|校友|战友|工友|驴友|车友|同姓|同年|同乡|同城|同趣|其它  信息超市
乡土原创  精粹|诗联|新诗|散文诗|散文|小说|言论|书画|摄影|音乐|剧本|其它  美图欣赏
文化纵横  精粹|风土|景物|人事|文史|民艺|国学|媒体|书摘|演艺|体育|其它  金榜题名
共享家园  精粹|公告|新事|邀约|倡议|求助|成员|圈群|排行|版务|版主|其它  百宝魔箱
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
首页 | 入园指南 | 诚聘英才 | 广告招商 | 建言投诉 | 自编专辑 | 丛刊投稿 | 加入收藏 | 设为主页 | 免费注册 | 我要发帖

家园地图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隐私保护 | 版权所有 | 免责声明 | 服务律师 | 广告服务 | 合作加盟
最佳浏览模式:1024x768分辨率 Copyright©大中华乡土家园 网站备案号:琼ICP备11002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