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 密码 下次自动
WWW.DZHXTJY.COM [复制]
天下博览  精粹|国内|海外|琼岛|港台|经济|政治|军事|科技|教育|卫生|其它  社区展台
有缘同聚  精粹|校友|战友|工友|驴友|车友|同姓|同年|同乡|同城|同趣|其它  信息超市
乡土原创  精粹|诗联|新诗|散文诗|散文|小说|言论|书画|摄影|音乐|剧本|其它  美图欣赏
文化纵横  精粹|风土|景物|人事|文史|民艺|国学|媒体|书摘|演艺|体育|其它  金榜题名
共享家园  精粹|公告|新事|邀约|倡议|求助|成员|圈群|排行|版务|版主|其它  百宝魔箱
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
首页 | 入园指南 | 诚聘英才 | 广告招商 | 建言投诉 | 自编专辑 | 丛刊投稿 | 加入收藏 | 设为主页 | 免费注册 | 我要发帖
祝大家生活快乐!万事如意!!!祝大家生活快乐!万事如意!!!祝大家生活快乐!万事如意!!!祝大家生活快乐!万事如意!!!祝大家生活快乐!万事如意!!!祝大家生活快乐!万事如意!!!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化纵横 > 文史
《文化纵横》版主:云中羊 春文 松林晚翠 石龙闲人 陈仁 萧榆 曾晓华 陈橹 羊虹 代古成  旷城 麦聃 竹琴月眸 任春芝 
 顾问:暂无
《文史》专栏主编:暂无   助理:暂无
返回列表 共2条    第1/1页     首页  上一页  下一页  尾页 
 楼 主 野老放歌 名片> 职衔:0  积分:30  星级:5  勋章:0 发帖时间:2017-9-14 11:24:21
 ⊙ 原创  查阅17次  回复2条
只看该作者】【关注他(她)】【加为好友】【发短消息】【收藏此贴】【字号:  】【举报
《东坡笠屐图》简论
作者:野老放歌   
大中华乡土家园(www.dzhxtjy.com)
 

《东坡笠屐图》简论

《东坡笠屐图》流传至今已近千年。自宋以来,历经元、明、清及现代,创作和研究《东坡笠屐图》者不乏其人。尤其是到了明清时代,画家们创作大量的《东坡笠屐图》。《东坡笠屐图》源远流长,长盛不衰。这是学术界一大奇观,很值得探讨,也给后代留下许多思考。

一、东坡笠屐故事的由来

绍圣四年(1097)七月,苏东坡以琼州别驾的虚衔谪居儋州。东坡在儋州广交朋友,“时从其父老游,亦无间也”⑴。且看东坡如何记叙他与黎子云兄弟往来的。

苏东坡《和陶始春怀古田舍二首并引》记载:“儋人黎子云兄弟,居城东南,躬农圃之劳。偶与军使张中同访之。……城东两黎子,室迩人自远。呼我钓其池,人鱼两忘返。……”又据《访黎子云》云:“野径行行遇小童,黎音笑语说坡翁。东行策杖寻黎老,打狗惊鸡似病风。”《被酒独行,遍至子云、威、徽、先觉四黎之舍三首》之一记载:“半醒半醉问诸黎,竹刺藤梢步步迷。但寻牛矢觅归路,家在牛栏西复西。”

东坡虽是“有罪之臣”,但他与黎子云友善。“载酒过从,请益问奇,日益亲炙。”⑵因此才有“遇雨借笠而归事”⑶。

东笠屐故事飞越千山万水,便有文字和绘画记录东坡谪居天涯的风雅韵事。

但是,却有人说东坡笠屐故事是“虚构”的。“此论一出,苏学界一片反对之声。”⑷

北宋著名画家、东坡好友李公麟在《东坡笠屐图》中写道:“先生在儋,访诸梨(曹树铭注:“梨黎相近……故龙眠所题‘诸梨’即诸黎。”)不遇。暴雨大作,假农人箬笠木屐而归。市人争相视之,先生自得幽野之趣。”⑸,

南宋周紫芝《太仓稊米集》卷七记载:“东坡老人居儋耳,尝独游城北,过溪,观闵客草舍,偶得一蒻笠,戴归。妇女小儿皆笑,邑犬皆吠,吠所怪也。六月六日,恶热如坠甑中,散发,南轩偶诵其语,忽大风自北来,骤雨弥刻。诗:持节休夸海上苏,前身便是牧羊奴。应嫌朱绂当年梦,故作黄冠一笑娱。遗迹与公归物外,清风为我袭庭隅。凭谁唤起王摩诘,画作东坡戴笠图。”

费衮的《梁溪漫志》记载:“东坡到儋耳,一日过黎子云,遇雨,乃从农家借蒻笠戴之著屐而归。妇人少儿,相随争笑,邑犬群吠。竹坡周少隐有诗云:持节休夸海上苏,前身便是牧羊奴。应嫌朱绂当年梦,故作黄冠一笑娱。遗迹与公归物外,清风为我袭庭隅。凭谁唤起王摩诘,画作东坡戴笠图。今时亦有画次者,然多俗笔也。”

端义的《贵耳集记载:“东坡在儋耳,五书可读,黎子云有柳文数册,尽日玩诵。一日遇雨,借笠屐而归。人画作图,东坡自赞:‘人所笑也,犬所吠也,笑亦怪也。”用子厚语。”

明代画家唐寅在《东坡先生笠屐图》记载:“东坡在儋耳,自喜无人识,往来野人家,谈笑便终日。一日忽遇雨,戴笠仍着屐,逶迤还至家,妻儿笑满室。歆哉古之人,光霁满胸臆,图形寄瞻仰,万世谁可及。”

东坡书院镇院之宝《坡仙笠屐图》有明人宋濂于洪武十年(1377)春的题词:“东坡在儋耳,一日访黎子云,途中遇雨,从农家假笠屐着归,妇人小儿相随争笑,群犬争吠。东坡曰:‘笑所怪也,吠也怪也。’觉坡仙潇洒出尘之致,数百年后犹可想见。”

以上记叙东坡笠屐故事大致相同。周紫芝、张瑞义的记叙都没有点明“访黎子云,遇雨”。唐寅的东坡笠屐故事,却说“妻儿笑满室”有失实之嫌。那时东坡的两位夫人早已逝世,爱妾王朝云也仙逝于惠州,跟随东坡的只有幼子苏过。

据《广舆志》记载:“黎子云兄弟,贫而好学,所居多林木水竹。东坡尝造访,遇雨,借笠着屐,笑儿随行调笑。今世传东坡冒雨图,即此事也。”清代著名学者王文诰《苏文忠公诗编注集成》记载:东坡“至黎子云家,道中遇雨,假笠屐而行。”

相比之下,宋人李公麟和明人宋濂的题词记叙具体,符合史实。他给人留下一个完整的东坡笠屐故事。

二、《东坡笠屐图》历代版本

自宋以来,历代画家十分喜爱东坡笠屐故事。他们根据自己对东坡的接受与理解,创作了形态、服饰、笠屐迥异的《东坡笠屐图》。本文综合海南儋州东坡书院、四川眉山三苏博物馆、湖北黄冈东坡赤壁和广东惠州东坡纪念馆等处收藏的《东坡笠屐图》作一些简介。

(一)宋李公麟的《东坡笠屐图》。李公麟,字伯时,号龙眠居士,北宋著名画家,好古博学,多识奇字。此图东坡体胖,髯疏,头戴竹笠,脚着木屐,面朝左,腰微弯,双手提袍,神态悠然自得。这幅见诸于曹树铭著作的李公麟《东坡笠屐图》(我们姑且称为“前图”),人物面朝右,一般绘东坡晚年相,多刻画其瘦削,而李公麟此画独丰腴。现代著名教育家、学者曹树铭在《李龙眠之研究》一书针对程庭鹭认为“榕园出所藏李伯时真迹,皆成削,不多髯,绝不类世所传写”的看法,阐述自己的看法:“程庭鹭之说,似不可尽言。不知程氏所见龙眠写东坡真相,系何时所作。想象东坡中年远遭患难,流离奔走之际,有时成削,其为可能,但不可一概而论。依绍圣五年戊寅(1098),东坡六十三岁时所作《菜羹赋》,末云:‘先生心平而气和,故虽老而体胖。’因此吾人可以断言东坡晚年必不成削,而且相当丰满。本书介绍龙眠写东坡五相,尤以《东坡与春梦婆》《东坡笠屐图》二相,不独东坡悠然自得之神态,跃然纸上,并与东坡自注‘心平而气和,故虽老而体胖’之语,全相吻合。”

根据曹树铭的考证,李公麟“尚另写有《东坡笠屐图》。”⑤现存广东博物馆朱兰嵎临摹李公麟《东坡笠屐图》(我们也姑且称其为“后图”),很可能就是曹树铭说的李公麟的另一幅《东坡笠屐图》。下文再讨论。

()赵孟坚的《东坡笠屐图》。赵孟坚,南宋元初著名画家、收藏家,字子固,号彝斋居士。工诗文,善书法;擅梅、兰、竹、石,其画多用水墨,用笔劲利,流畅,淡墨微染,风格秀雅。此图东坡戴笠着屐,体胖,多髯,头微仰,向右,目光远视,右手拄竹杖,左手轻提袍,神情淡然。

(三)赵孟頫的《东坡笠屐图》。赵孟頫,字子昂,号松雪,南宋末元初著名书法家、画家、诗人。此图,东坡体胖,头向左略低,微笑,左手捋须,右手低垂靠腰后,戴笠着屐直立。画面有题词。

(四)钱选的《坡仙笠屐图》。钱选,字舜举,宋末元初,著名画家,“人物师李伯时”⑹。海南东坡书院《坡仙笠屐图》是清代光绪五年(1879)儋州学正刘凤辉从惠州仿制回来刻制镶嵌于东坡书院墙壁上。图右有明代著名文学家宋濂的题词。图中东坡面朝左(与李公麟《东坡笠屐图》相反),体胖,戴笠着屐,双手提起袍子。东坡造型与李公麟《东坡笠屐图》(前图)极相似。此外,韩国人朴载硕的博士论文《宋元时期的苏轼野服形象》刊载钱选的另一版本《东坡笠屐图》。

(五)唐寅的《东坡先生笠屐图》。唐寅,字伯虎,号六如居士、桃花庵主,明代著名画家、文学家。此图无背景,东坡戴笠着屐,似坐,正面,微笑,双手提袍。题词见前文。

(六)仇英的《东坡笠屐图》。仇英,明代著名画家,与唐寅、沈周、文征明、仇英并称“明四家”。此图,东坡多髯,戴笠着屐,腰微弯,右手拄杖,左手拎衣,侧面向左。

(七)尤求的《东坡笠屐图》。尤求,字子求,号凤丘(一作凤山),明代大画家。工写山水,兼善人物。此图东坡形象与朱兰嵎临摹李公麟的《东坡笠屐图》东坡形象极相似。脚着笠似靴。

(八)曾鲸的《东坡笠屐图》。曾鲸,字波臣,明代大画家。擅画肖像。在继承粉彩渲染传统技法的同时,汲取西洋画的某些手法。此图东坡造型极似钱选《东坡笠屐图》的造型。东坡戴笠着屐,双手提袍。此图先勾线条,后着淡彩。面部刻画细微,精致,衣纹简练、流畅。此图东坡多髯,图上有题跋。

(九)费以耕的《东坡先生笠屐图》。费以耕,字余伯,清代画家,画承家学兼工花鸟。画面上东坡行走于山林中,弯腰,右手拄杖,左手拎袍,神情萧逸。

(十)余集的《苏文忠公笠屐图》。余集,字蓉裳,号秋室,清代画家,博学多艺,工诗善画,书法古朴而秀润。图中东坡戴笠着屐,双手拎袍,正面,神态严肃。

(十一)张廷济的《东坡先生笠屐图》。张廷济,原名汝林,字顺安,又字作田,号叔未,晚号眉寿老人。清代金石家、书法家、画家。此图东坡体胖,双手拎袍,弯腰,正面行走,神态自然。图有题词。

(十二)张大千的《东坡居士笠屐图》。名张正权,字季爰,后因出家为僧,法号大千。此图有题词。此图东坡身着华丽的朝服,多髯,直立,右手拄竹杖,左手张开,神态泰然洒脱。笠与屐已艺术化。

(十三)程十发的《东坡笠屐图》。程十发,名潼,斋名“步鲸楼”,上海画院院长,历任上海美术家协会副会长。此图以国画笔法描绘东坡:戴笠着屐,右手握竹杖,昂首前行,有一种一往无前的神气。图中草书东坡《行香子》(携手江村)占了画面半幅。在众多的《东坡笠屐图》中题有东坡诗词很少见。

(十四)富冈铁斋的《东坡笠屐图》。富冈铁斋,字无倦,日本文人画家。他精于汉诗文,一生崇拜苏东坡。此图东坡多髯,右手握杖,左手拎袍,头微翘,露出蔑视目光。

(十五)许炼的《阮堂先生海天一笠图》。许炼,字摩诘,朝鲜南宗画画家,崇拜苏东坡、黄庭坚、石涛等人的画技发和精神。许炼为金正喜画此图。图中东坡戴笠着屐,作站立状,左手捋须,右手抚衣,头侧左,目光注视。

综合各方面的信息,《东坡笠屐图》除了上述十五个版本外,还有元代任仁发、张宏,明代朱兰嵎、孙克宏,清代黄慎、华岩、子芾氏、沈燧、宋漫堂、冯超然、陆恢、居廉、郑师玄、近现代李耕、蔡筱明、姚石倩、刘国辉、陆祝、赵玉蕴、刘旦宅、王若兰等人的《东坡笠屐图》多达一百五十多件现存于世⑺,真可谓琳琅满目,各具特色。(一)

 
(回复)(打印)
 第1楼 野老放歌 名片> 职衔:0  积分:30  星级:5  勋章:0 回帖时间:2017/9/14 11:26
回复】【只看该作者】【关注他(她)】【加为好友】【发短消息】【举报
 

三、李公麟首创《东坡笠屐图》

《东坡笠屐图》流传很广,版本众多,那么,谁是《东坡笠屐图》首创者呢?

根据目前见到的资料,大约有四种说法:(一)“有人认为周氏(指周少隐——笔者)是最早画笠屐图的人”⑻。(二)“张逵是目前文字记载的《东坡笠屐图》的最早作者”⑼。(三)“《东坡笠屐图》首创者为琼州人。”⑽(三)“《东坡笠屐图》首创者应是李伯时”⑾。

第一种说法只是一种猜测。周晓洪在文章中说:“‘凭谁唤起王摩诘,画作东坡戴笠图’可知周少隐是画过笠屐图的。”到目前为止,尚未见过周少隐《东坡笠屐图》传世,也找不出名家提到此事。

第二种说法是根据清初目录家、藏书家姚际恒的《好古堂家藏书画记》卷上有“张逵《东坡笠屐图》”记载云:“张逵《东坡笠屐图》,后有葑子振、邓熙、李孝光跋语并诗。”梁慧敏没有把握信息的真实性,在列举历代《东坡笠屐图》的作者姓名时也没有张逵,至今也没有发现张逵的《东坡笠屐图》。

第三种说法只凭近人张友仁《惠州西湖志》一则记载:“石久失,有拓本。图为戴笠着屐冒雨状。有由琼州人所绘。”没有其他旁证,也没有图传世。按林先生的“逻辑”(林先生在《〈东坡笠屐图〉再考》说:“到底这幅《东坡笠屐图》是如何传承的?谁收藏过?后又传到谁的手里?皇室有否收藏?有谁题识?有谁跋语?有何收藏钤印?翁方纲既认为是‘真迹’,真迹在哪里?谁见过?”),《东坡笠屐图》首创者为琼州人,也应予以否定。

我在《谁是〈东坡笠屐图〉的首创者》一文中说:“《东坡笠屐图》首创者应是李伯时”⑿。

有人在报刊或网络接二连三发表文章,反驳“《东坡笠屐图》首创者应是李伯时”的观点。其理由:一是李公麟是“势利之人”,不会为“落难天涯、死生未卜”的东坡画《东坡笠屐图》。二是没有李公麟的《东坡笠屐图》传世。“哪一天能拿出李伯时的真迹来,我的疑虑才可打消。”⒀三是“朱兰嵎仿画的不是李伯时的画(因为这根本不存在)而是钱选的那幅《东坡笠屐图》。”⒁

《宋史·李公麟传》称其襟度超轶,名士交誉之。说李公麟是“势利之人”的主要凭据是邵伯温《河南邵氏闻见后录》的一则信息:当东坡盛时,李公麟至为画家庙像。后东坡南迁,公麟在京师,遇苏氏两院子弟于途,以扇障面不一揖。其薄如此。”我在《“以扇障面考辨》一文中对这个问题已作阐述。东坡南迁时,苏轼的儿子们、苏辙的儿子们都不在京师。苏过《己卯冬至,儋人携具见饮,既罢,有怀惠许兄弟》诗可作证。惠,即惠州;许,即许州,古称颍川。既然苏氏两院弟子都不在京师,那么,何来东坡南迁,公麟在京师,遇苏氏两院弟子于途,以扇障面不一揖的事发生呢?以扇障面之说显然是无中生有。善良的学人被邵伯温们骗了几百年。

正史对李公麟的评价是正面的,未见劣迹记载。用一则谎言来诬陷一位古人有失公允,并以此来否定李公麟画过《东坡笠屐图》也太强词夺理了。

2017年春节期间,我的外甥女婿杨涛(博士)旅游台湾,带回曹树铭校编的《东坡词编年校注及其研究》,我阅读中惊喜地发现刊有李公麟的《东坡笠屐图》(真迹影印件)。后来,他又从大学网络资料库下载曹树铭的《李龙眠之研究》一书。曹树铭在书中特写一章《李龙眠写东坡真相》评述李公麟写的东坡五相 《东坡在扬州与刘贡甫、孙巨源及刘莘老对笔研》《东坡在徐州祈雨》《东坡携客游赤壁》《东坡与春梦婆》《东坡笠屐图》)。曹树铭说:因为东坡和龙眠不独生同时,官同朝,而又爱好相同,友谊密切,所以龙眠写东坡的相,不应当作一般人物的画论,而应当作写真,不论龙眠是当着或背着东坡而写。曹树铭校编的《东坡词编年校注及其研究》书中李公麟的《东坡笠屐图》上有李公麟的题跋笔迹(见前文)。曹树铭在本书插图中注释:龙眠于元符三年因病致仕,前图(指《东坡与春梦婆》——笔者)及此图俱系东坡在儋州时事,且无论从笔触及题字言,证之元汤厚《古今画鑑》所称:伯时暮年作画苍古,字亦老成。余尝见徐神翁像,笔墨草草,神气炯然。上有二绝句,亦老笔所书,甚佳。可必此数图为龙眠致仕后暮年之作。一九六四年编者旅游台北时,书家于右任氏盛称此五图题字高古遒劲,沈著之极,为宋人书中渠生平所仅见云。”韩国人朴载碩在《宋元时期的苏轼野服形象》的博士论文中也采用此图。

按照曹树铭的研究,李公麟“尚另写有《东坡笠屐图》。”现存朱兰嵎临摹李公麟的《东坡笠屐图》(后图)很可能就是曹树铭说的那幅另写的《东坡笠屐图》。我在《朱兰嵎没有临摹过李伯时的〈东坡笠屐图〉吗》一文已对这个问题作了阐述。我在文章中说,“翁方纲不只一次指出,朱兰嵎临摹的《东坡笠屐图》是李伯时的真本。如《朱兰嵎临龙眠画东坡笠屐图。山阴朱兰圃复摹帧,载题其后》”诗,又引了清人杨钟义在《雪桥诗话初集》,“朱兰嵎临龙眠画《东坡笠屐图》,山阴朱兰圃复为摹帧” 的话,但总觉得不尽意。朱之蕃,号兰嵎,明代状元,书画家,工绘画,竹石兼有东坡神韵,山水酷似米芾等大家;又工书法。朱兰嵎临摹李公麟的《东坡笠屐图》(后图)上有李公麟的题识和朱兰嵎的赞。现录如下:

东坡一日谒黎子云,途中值雨,乃于农家假篛笠木屐戴履而归。妇人小儿相随争笑,邑犬争吠。东坡曰:“笑所怪也,吠所怪也。”

右李伯时写像上有此数语题识。

偶然琐事,率尔片言。粉墨戴之,来播人间。与巧显融,宁直迍邅。人中之龙,仙中之仙。景止高风,有托而传。

万历己未四月四日,朱之蕃临并志以赞

图右有翁方纲的题跋

醉余真意态,江岭几人传。雨笠空云水,风襟摄海天

朱兰嵎明确指出“右李伯时写像上有此数语题识”,这说明朱兰嵎是见过李公麟的《东坡笠屐图》(后图)的,他临摹的是李公麟的《东坡笠屐图》(后图),非钱选的《东坡笠屐图》。然而,林先生却说:“朱兰嵎画作上的题词既然与魏了翁的题词一致,那他所标榜的临摹‘李伯时’之画,就肯定是伪托。”⒂这种以“臆断” 代替“事实”的做法,我们实在不敢苟同。

翁方纲对苏东坡顶礼膜拜,几十年痴迷于《东坡笠屐图》,对众多笠屐图的收藏表现了他对《东坡笠屐图》的珍爱。翁方纲在《予既考证李伯时画东坡笠屐图事,复题二诗于帧》云:

同在元符末,江南望海南。山川心不隔,笠屐影无惭。逸气留天地,蛮烟老惠儋。祗应故友识,摘叶写茆庵。

旧史传文苑,当年想画图。烹茶来释子,载酒有生徒。万丈光遥接,千秋墨共摹。衣纹托清梦,知我室名苏。⒃

翁方纲治学严谨,没有真正见过李公麟的《东坡笠屐图》,直到晚年还在考证,不随意下结论。从此则题跋看出翁方纲的笠屐图情结,字里行间表达他对东坡的敬重。

翁方纲《复初斋诗集》有两则题跋:其一、“乾隆癸卯(1783)春,颜运生得朱兰嵎临《李伯时坡公笠屐像》寄来,供于苏斋,今二十年矣。复购得此轴,即兰嵎同时所作也。此像与宋漫堂刻于《施注苏诗》卷内者正相合。而跋云元人笔,此云李伯时者。予旧跋云:‘当是伯时元符中归龙眠山居后作’,今更详之。”⒄其二、“金山笠屐坡像,手持竹杖,与此不同,而皆言伯时作,伯时以元符三年(1100)致仕,归老龙眠山,坡公在儋与黎子云兄弟往还,在元符元年(1098.)史称伯时归后,肆意岩壑,自作《山庄图》,为世宝传。以愚意度之,东坡在儋遇雨借笠屐事,当是伯时归山后,江岭间传其逸韵,而故友山居闻之,遂写以为故实。其有杖者,则或他日又作一幅欤?恐读者以东坡海外事正伯时在朝廷时,疑其辽远,故为考析,重跋于此。”⒅这两篇跋,明确告诉人们:第一,李公麟作《东坡笠屐图》写的是“东坡在儋遇雨借笠屐事,当是伯时归山后,江岭间传其逸韵,而故为友山居闻之,遂写以为故实。”第二,朱兰嵎临摹的《东坡笠屐图》是李公麟的《东坡笠屐图》(后图)。傅元琼在《翁方纲对苏轼画像的题跋及东坡笠屐图情结》指出:“翁方纲曾收藏两幅朱之蕃临摹的《东坡笠屐图》,一为刚刚获得者,一为二十八年前所得,两图相合,原作者皆为李公麟,前者为朱之蕃据李公麟原作而摹写者,后者是朱之蕃对元人临摹李公麟作品的再次临写。”

至此,我们清楚地看到,李公麟创作《东坡笠屐图》的时间,曹树铭与翁方纲的看法完全一致,即“当是伯时元符中归龙眠山居后作”。

四、李公麟《东坡笠屐图》与张大千《东坡笠屐图》比较

从宋代至今,画家笔下的《东坡笠屐图》大约有一百五十多个现存版本。宋代李公麟《东坡笠屐图》和现代张大千《东坡居士笠屐图》,无疑是两幅很有代表性的重要作品。现在试对这两幅《东坡笠屐图》做比较,探讨画家心中的东坡晚年形象。

(一)笠屐。李公麟《东坡笠屐图》(前图)(以下简称为“李图”)东坡戴圆顶的箬笠。张大千《东坡居士笠屐图》(以下简称为“张图”)东坡戴方顶箬笠。两图的穿的木屐基本相同。

(二)服饰。“李图”东坡穿“野服”,表现东坡的“野服形象”。“张图”东坡穿华丽的“朝服”,更多地寄托画家的“理想”。

(三)手杖。“李图”东坡无手杖。“张图”东坡手持竹杖而行。有学者认为“东坡的滑稽当以不拄杖为佳”⒆

(四)胡须。“李图”东坡须疏,飘逸。“张图”多髯。翁方纲认为东坡“须不甚多”⒇。

(五)动作。“李图”东坡双手提袍,腰微弯,艰难行走。李公麟笔下的东坡更符合“遇雨”而归的情形。“张图”东坡直立,右手拄竹杖,左手张开。

(六)神态。“李图”东坡神态沉静、幽默。“张图”东坡神态洒脱、高古。两图都在表现东坡的“野性”,但手法不同。

两位不同时代的画家,用彩笔表现东坡晚年的“野性”。何谓“野性”?朱靖华在《论苏轼晚年诗词中的‘野性’》指出:“苏轼的‘野性’,实是他豪纵放逸、浑朴天真、雍容旷达与大自然打成一片的情怀的体现;也是他反污浊尘世束缚、反黑暗现实迫害的精神的表现。所谓‘坦荡之怀,任天而动’,确实可概括出苏轼‘野性’的实质。”(21

         当然,李公麟和张大千在表现东坡“野性”上是有差异的。每位艺术家都喜欢按照自己心目中东坡形象进行创造,因此,一千个艺术家笔下就有一千个苏东坡。

李公麟的《东坡笠屐图》(前图)中的东坡“是滑稽狼狈的幽默气息,宛如禅宗狂僧和道教散仙。”(22)。张大千的《东坡居士笠屐图》中东坡“是温文儒雅的书生造型,富有隐者飘逸的风采”(23)。

李公麟的《东坡笠屐图》以写实的方式再现的东坡晚年的形象,正如在儋州写的诗那样(诗见前文)。朱靖华指出:“东坡老人的‘野性’已经使他同化在清静的天然境遇之中了。”(24)从图上看,东坡的服饰是宋人的“野服“,神态洒脱,体现“先生自得幽野之趣”(25)。

吉林省博物院藏《中国现近代书画选集》评张大千的《东坡居士笠屐图》:“此图描绘苏东坡头戴斗笠,足穿木屐,持杖而行,须髯飘逸,神态高古的形象。其用笔设色深得任氏之神采,造型精准,设色典雅,人物形象丰满而形神具足。”

凭我的观感,李公麟的《东坡笠屐图》(前图)从服饰、体征、神态更接近实际,用现在流行语说“接地气”。而张大千的《东坡居士笠屐图》更看重艺术性,更理想化,但似乎有远离现实之感。(二)

 第2楼 野老放歌 名片> 职衔:0  积分:30  星级:5  勋章:0 回帖时间:2017/9/14 11:27
回复】【只看该作者】【关注他(她)】【加为好友】【发短消息】【举报
 

、《东坡笠屐图》的深远影响及其原由 

《东坡笠屐图》表现苏东坡豪放的精神状貌、真率的性格特点和亲民的思想品格,表达“人们向往田园生活。渴望归隐的愿望。”(26)因此,东坡笠屐故事成为后世文人画家所喜闻乐见的绘画题材。东坡笠屐故事发生在海南儋州,却流传于神州大地近千年。

一个朝廷贬官的韵事,经历近千年的岁月风雨,流传至今,这在华夏的艺苑历史中极为罕见。

北宋李公麟致仕后隐居龙眠山,抱病至少两次画过《东坡笠屐图》。但是,当时并没有引起宋代士人的注意,而周紫芝《太仓稊米集》、费衮《梁溪漫志》和张端《贵耳集》中的文字记载东坡笠屐故事却越来越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。

到了南宋,李公麟的《东坡笠屐图》尚未引起注意,所以才有费衮“今时亦有画此者,然多俗笔也”和周紫芝“凭谁唤起王摩诘,画作东坡戴笠图”的感叹。

然而,到了元明清时代情况就完全不同。“偶然琐事,率尔片言。粉墨戴之,来播人间。”(朱兰嵎临摹李公麟《东坡笠屐图》题跋)“从个人兴之所至的轶事文人之雅事,从偶然之事到必然之事,最后竟加入了故事主人的自题,苏轼本人也参与到故事的构成中来。情节越来越丰富,形象越来越丰满。”(27

元代著名画家赵孟頫画过《东坡笠屐图》(见清海南海口摹刻赵孟頫苏文忠公笠屐图碑)。有人说赵孟頫也摹过李公麟的《东坡笠屐图》,但至今未见此图。赵孟坚也画《东坡笠屐图》。傅元琼《翁方纲对苏轼画像的题跋及东坡笠屐图情结》指出:“赵孟坚砚背笠屐图也是苏轼画像中较为著名的版本。元代名著名画家钱选所画《东坡笠屐图》至今仍留在华夏东坡遗址,如海南儋州东坡书院、广东惠州东坡纪念馆、江苏徐州放鹤亭等处。

元代吴澄有诗《题东坡戴笠着屐图》赞美东坡:“谪来天仙坠尘网,化身千亿难名论。我从像外得真相,神交心醉都忘言。”(28

元代著名文学家虞集为吴澄的追随者。他在《东坡笠屐图》诗云:

谪居荒滨,无谁与语。言从诸黎,归在中途。风雨适至,借具田父。狺童怪随,传像画者。笠以雨来,履以泥行。匪以为客,用适其情。朝衣轩车,固将若惊。恒服尔假,犹不予宁。含德之厚,混于俗。巍巍勋华,天章转烛。幽囚野死,曾莫指日。我不自忘,的致凝瞩。伟哉天人,其犹神龙。其来无迎,其去谁从。形拟犹差,矧是饰容。世吴其人,神交或逢。(29

此外,元代还有张雨《东坡笠屐图》、郑文祐《东坡笠屐图》和冯海粟《题东坡学士笠屐图》等诗。虞集弟子张昱《东坡笠屐图》诗云:“泾渭从来不同波,得贬黎中幸已多。莫把丹青论笠屐,文章千载一东坡。”(30

郑元祐《东坡笠屐图》更是把东坡比喻为皎洁明月:“得嗔如屋谤如山,且看蛮烟瘴雨间。白月遭蟆蚀不尽,清光依旧满人寰。”(31

《东坡笠屐图》自其产生初至明清,逐渐被赋予丰富的意蕴,文人争相仿作,产生了大量作品。

明代画家朱兰嵎、曾鲸、孙克宏等都以东坡笠屐故事为题材画过笠屐图。

著名画家朱兰嵎临摹李公麟的《东坡笠屐图》而闻名。翁方纲《朱兰嵎临龙眠画东坡笠屐图。山阴朱兰圃复摹帧,载题其后》云:“妙手一视之,浩气千秋亘。岂惟酒非嗜,抑且诗其剩。剡藤粉本摹,正色寒芒迸。不敢轻挂壁,瞻近晨与暝。朱也复摹朱,虎贲非优孟。弗假观者题,自倚笔锋劲。”(32)

由于朱兰嵎的良苦用心,使李公麟《东坡笠屐图》(后图)重现在明代的画苑上。

明代的文人也有诗赞《东坡笠屐图》,他们当中有董邦达、陈继儒、王鏊、唐桂芳等。

清代,《东坡笠屐图》更是倍加被推崇,画家创作大量《东坡笠屐图》,而学者则鉴赏,题诗、题跋层出不穷,如前文举例的画家,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

在有清一代的学者中翁方纲是特别崇拜东坡的学者。翁方纲对《东坡笠屐图》题写了众多的题跋。“这些题跋也寄托了翁方纲对苏轼师从、敬重与缅怀深切情感。“(33

翁方纲《东坡笠屐图研并序》是翁方纲最早涉及笠屐图的一则题跋。这则题跋是针对赵子固《东坡笠屐图砚》而作。跋文“以诗笔重现画面却较画面更具体生动,较画面蕴含了更丰富的内容。”(34

宋漫堂、邵长衡刻补的《施注苏诗》郑重将《东坡笠屐图》收入其中,表现清人对《东坡笠屐图》的喜爱和对东坡的敬仰。

东坡笠屐故事的深远影响,还表现在元明清士人仿效苏东坡戴笠着屐画作笠屐图上。如李昴英、胡仲弓、虞集、王士祯、董元度等等。

近现代,东坡笠屐图故事,更是文人画家创作的题材。张大千传承前人对东坡的景仰之情,仿元人任仁明之笔,作《东坡居士笠屐图》。孙仁英师从李耕,采用人物以线条勾描为主,背景以大写为纬的半工写手法,画作《东坡笠屐图》。著名学者曹树铭潜心研究李公麟》,将李公麟《东坡笠屐图》(前图)的研究成果公诸于众,也反映曹树铭对苏东坡和李公麟的千年情结。

《东坡笠屐图》在我们的邻邦也有深远的影响。根据 梁慧敏《诗人之笠:杜甫和苏轼肖像及其文化底蕴——兼论唐宋士人文化精神之异》介绍,在朴载硕的文章中,统计日本五禅僧《东坡笠屐图》的题画诗及有关东坡的画题有三十多种,其中题咏最多的是《东坡笠屐图》。日本诗人西胤俊承、月溪中珊、心田清播等二十多位诗人题咏《东坡笠屐图》。长尾雨山等人也仿效中国文人举办“寿苏会”。在“寿苏会”的诗歌中,多次出现东坡的笠屐图。在朝鲜,成就最大的诗人伸纬,家中设“苏斋”,随身携带苏轼诗集,家中收藏、临摹、题咏、拜祭东坡笠屐像,写下许多关于东坡戴笠作品。

美国苏学专家唐凯琳、作家比尔·波特等国外友人不远万里专程到海南儋州寻访东坡踪迹。

缘何《东坡笠屐图》产生如此深远的影响呢?

(一)东坡魅力。苏东坡从政四十年,历任八州太守,其中贬谪十二年。他所到之处,尽为民做好事、事实。他一生写作勤奋,现存文四千多篇,诗二千七百多首,词三百多首,还有《书传》等专著。《宋史·苏轼传》说苏东坡的文学作品“浑涵光芒,雄视百代”。张志烈说:“在中国历史文化天空中,苏东坡是一颗文化巨星,雄视百代,传承千载,永恒地放射着光和热。”(35)朱靖华说:苏东坡“是我国文学史上有着多种艺术才能和革新创造精神的杰出作家,是继欧阳修之后北宋的文坛领袖”(36)。林语堂说:“苏东坡是个秉性难改的乐天派,是悲天悯人的道德家,是黎民百姓的好朋友,是散文家,是新派的画家,是伟大的书法家,是酿酒的实验者,是工程师,是假道学的反对派,是瑜伽术的修炼者,是佛教徒,是士大夫,是皇帝的秘书,是饮酒成瘾者,是心肠慈悲的法官,是政治上的坚持己见者,是月下的漫步者,是诗人,是生性诙谐爱开玩笑的人”,“是人间不可无一难能有二的”。(37)王水照先生在一次以“永远的苏东坡”为题给大学生演讲:“第一个是说不全的苏东坡,第二个是说不完的苏东坡,第三个是说不透的苏东坡。”(38

2000年,法国《世界报》组织评选10012000年间的“千年英雄”,全世界一共评出十二位,苏东坡名列其中,是唯一入选的中国人。莫砺锋先生在《诗意人生》指出:“在漫长的中国历史上,生前做出重大建树、身后受到广泛爱戴的杰出文化人物不在少数,但如果把雅俗共赏、妇孺皆知作为衡量标准的话,苏轼堪称古今第一人。”

正因为如此,苏东坡仙逝近千年后,全国各地的东坡遗迹,得到妥善的修复,吸引万千游客纷至沓来。儋州、黄冈、惠州、眉山四市联合轮流举办“东坡节”,促进经济和文化交流与发展。中国苏轼学会在各地政府和高校的大力支持下,已举行过二十一届苏轼学术研究会,百家云集,盛况空前。这一切都充分展示苏东坡的魅力。

(二)景仰东坡。“世间好手争作笠屐图。”(39)清人覃溪的诗反映了历代文人画家钟情《东坡笠屐图》的事实。

纵观《东坡笠屐图》的创作,人们不难发现,元代的虞集、明代的朱兰嵎、清代的翁方纲和近现代的曹树铭最能代表历代士人对东坡的景仰。

元代虞集曾赋四言诗《东坡戴笠图》(见前文)。他远渡重洋去海南儋州寻访东坡踪迹,写作《登载酒堂》。他仿效东坡戴笠,陈可复为他作戴笠图。他得意地赋诗四首抒发对东坡的仰慕和敬仰情怀。

明代的朱兰嵎曾多次临摹李公麟的《东坡笠屐图》(后图),使后世得以看到李公麟的《东坡笠屐图》(后图)的真貌。翁方纲为此而写过多篇题跋。朱兰嵎对东坡“景止高风”,称赞东坡为“人中之龙,仙中之仙”。

清代的翁方纲云:“年年公生日,笠屐拜我师。”(40)据刘尚荣《东坡生日是今朝——为纪念苏轼诞辰950周年而作》指出:翁方纲“年年腊月十九日摆出宋刊《施顾注坡诗》以祭奠苏公,年年有诗。”(41)他千里迢迢去海南儋州寻访东坡踪迹,写作《登载酒堂歌并叙》。

其实,清代大批学者积极推崇苏东坡,每年腊月十九日为东坡做寿。宋漫堂首开此风气,后继者有冯应榴、陈衍等,连毕沅、阮元、林则徐等政坛人物了加入“寿苏会”中。

近代曹树铭校编《东坡词编年校注及其研究》,又作《李龙眠之研究》,使《东坡笠屐图》(前图)重见天日。他集东坡诗句题《东坡笠屐图》,表达他对东坡的景仰和发现李公麟《东坡笠屐图》的喜悦:“郁郁苍髯千岁姿,东坡何事不违时。平生多难非天意,晚节孤风益自奇。仰看云天真箬笠,欲将齿法斗蛇龟。至今画像作此服,取次尘缨未可縻。”(23

韩国人朴载硕写作长篇巨著《东坡笠屐图:苏轼“仿古”形象和不朽的崇拜》。

王水照赞美苏东坡的高风亮节:“人们不仅羡慕他在事业世界中的刚直不屈的风节、胞物民与的灼热同情心,更景仰其心灵世界中洒脱飘逸的气度、睿智的理性风范,笑对人间厄运的超旷。”(43

(三)名人效应。《东坡笠屐图》流传长盛不衰的另一个原因,主要是绘画和题咏《东坡笠屐图》的都是历代的大师。图像传播,宋代有李公麟,元代有赵孟坚、赵孟頫、钱选,明代有朱兰嵎、唐寅、仇英,清代有张廷济、费以耕,近现代的张大千、程十发等等。文字传播,宋代有周紫芝、费衮、张端义,元代有虞集、唐寅,明代有宋濂、陈继儒,清代有翁方纲、冯应榴、王文诰、丘逢甲,近现代有郭沫若、田汉、曹树铭等等。有这么多顶级画家和学者创作、题咏《东坡笠屐图》为《东坡笠屐图》的流传和影响推波助澜。

2017820——99  仰苏书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注释:

⑴苏辙《亡兄子瞻端明墓志铭》北京 中华书局 1986年版

⑵《广东通志》卷五十六《黎子云传》, 转自孔凡礼《苏轼年谱》 北京:中华书局 1998年版

⑶孔凡礼《苏轼年谱》 北京:中华书局 1998年版

⑷⑼(27)梁慧敏《诗人之笠:杜甫和苏轼肖像及其文化底蕴——兼论唐宋士人文化精神之异》华东师范大学硕士论文 201410

⑤⑹曹树铭《李龙眠之研究》原载《大陆杂志》第一卷,第十期, 台北:大陆杂志出版社  1975年版9

⑺梁慧敏《诗人之笠:杜甫和苏轼肖像及其文化底蕴——兼论唐宋士人文化精神之异》云:“朴载硕的博士论文将一百五十多件现存东坡笠屐图以姿态分文三种。”

 ⑻⒆徐晓洪《千古风流名寰宇  一蓑烟雨任平生——三苏祠馆藏〈东坡笠屐图〉研究》见《黄冈职业技术学院学报》201010月第五期

⑽林冠群《〈东坡笠屐图〉首创者为琼州人》见20141027日《海南日报》《海南周刊》

⑾⑿韩国强《谁是〈东坡笠屐图〉的首创者》《灯下漫笔》 海口: 海南出版社  2014年版

⒀林冠群《〈东坡笠屐图〉续考》见201298日《天涯社区·儋州版》

⒁林冠群《〈东坡笠屐图〉再考》见2013719日《天涯社区·儋州版》

⒂林冠群《再谈〈东坡笠屐图〉》见2014119

《天涯社区·儋州版》

⒃翁方纲《复初斋诗集》卷二十六  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2年版

⒄翁方纲《又得朱兰嵎摹龙眠坡像》《复初斋诗集》卷二十六  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  2002年版

⒅翁方纲《再跋朱兰嵎画坡公像》《复初斋文集》卷三十三 台北 文海出版社影印李以烜光绪补刻本  1969年版

⒇翁方纲撰,沈津辑《翁方纲题手札集记》桂林: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2年版

2124)(36朱靖华《苏轼论》 北京:京华出版社1997年版

23)(24)衣若芬《东坡海南笠屐故事的形成、传播与影响》见《载酒堂》2011年第1

25)(43)曹树铭《东坡词编年校注及其研究》 台北:华正书局  1980年版

28)吴澄《吴文正集》卷九十八 《四库全书》影印,台北: 商务印书馆  1983年版

29)虞集《虞集全集》 天津: 天津古籍出版社  2007年版

30)张昱《张光弼诗集》卷三《四部丛刊续编》上海:上海商务印书馆  1936年版

31)郑元祐《东坡笠屐图》《侨吴集》卷六收入《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》

33)(34)傅元琼《翁方纲对苏轼画像的题跋及东坡笠屐图情结》南京师范大学古代文学2009届博士论文

35)张志烈《寻访东坡踪迹(三版》·序)  海口:海南出版社  2015年版

37)林语堂《苏东坡传》 长春:时代文艺出版社 1988年版

38水照《王水照说苏东坡》 北京: 中华书局  2015年版

39覃溪《载酒堂》转引自翁方纲《复初斋诗集》卷四 上海:古籍出版社 2002年版

40翁方纲《复初斋外集诗》  刘承干辑  吴兴刘氏嘉业堂刻本1933年版

41《苏东坡研究》第三辑  珠海:珠海出版社  2009年版

43王水照《苏轼的人生思考和文化性格》,《文学遗产》,1889

(三)(完)

返回列表】【返回顶部 共2条回复    第1/1页     首页  上一页  下一页  尾页 
我来说几句 您目前是匿名发表 登录 | 注册

发帖须知:
    1.“大中华乡土家园”拒绝一切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悖的言论。请您自觉遵守法规,遵从网上道德,抵制和检举各种违法、虚假和有伤风习的信息言论,共建和谐文明的美好家园。  2.本站只为网友提供交流互动的平台,所刊载信息并非本站观点,与本站的立场无关。因为您发帖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、刑事责任,均由您个人全部承担,本站不负任何责任。  3.本站可能会根据栏目需要对您的文稿、作品内容进行编辑和整理。其中一些精品还可能被选登到网刊和“中华乡土精萃”丛书等,暂定(!)不发现金稿费,只给您寄送相关书刊。  4.本站允许您保留所刊作品的著作权,这些作品同时可以向别的网站和报刊、出版社、广播电视等媒体投寄。本站若有条件发现金稿费时,则取消这条,禁止“一稿多投”的做法。  5.除了发布原创作品外,本站鼓励网友转发与分享其它作品和资料,以提高网友浏览的兴趣质量。但您转发与分享时,务必明确标示“作者”和“来源”,避免造成不应有的误会。  6.交流互动是所有社区网站的常态,您如果想别人多看、多回复您的帖子,就得先多看、多回复别人的帖子,除此之外别无选择。只要您先迈出了这一步,您的朋友就会遍天下!

 最新上贴
  诗联 七绝·杂感之六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西江月·窗外一组(4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七绝·杂感之五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“双节”喜吟/唐耀习
  诗联 读报有感/唐耀习
  诗联 半半歌/小小鱼
  诗联 丁酉中秋/小小鱼
  诗联 七绝·隆冬春来/黄贻裳
  诗联 七律·秋日忧思一组之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偶吟/唐耀习
  新诗 薄暮(组诗)/何军雄
  诗联 七律·秋日忧思一组之/石龙闲人
  新诗 故乡的炊烟(外一首)/197584
  诗联 七绝·收到水清版主赠/石龙闲人
  小说 随 礼/197584
  诗联 七律·秋日忧思一组之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暗香·当年军营生活拾/石龙闲人
  文史 《东坡笠屐图》简论/野老放歌
  诗联 七律·七月杂感二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七律·七月杂感三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皇帝与文人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孩子妈七夕节/浪仔
  新诗 没人情人的情人节/浪仔
  诗联 丁酉律绝一组投稿/思安
  诗联 绝句杂吟一束/思安
  诗联 扬州慢·回忆登临一组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七律·农村丧葬现场素/石龙闲人
  散文 我家的刘若英/浪仔
  诗联 星语心愿/浪仔
  散文 木柔姑娘/浪仔
  诗联 青青子衿诗苑第四期笔/石龙闲人
  国内 雨夜读宋词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首届杨万里诗歌奖征稿/陈橹
  诗联 中华诗词论坛女子诗文/石龙闲人
  新诗 望着/浪仔
  诗联 七律 乡村七夕有情人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七律·农村丧葬现场素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七律·农村丧葬现场素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七绝·农村丧葬杂感一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七绝·农村丧葬杂感一/石龙闲人
 话题热帖
  风土 四篇文章一个年/xgkd6194
  校友 别让我在酒店吃年饭/xgkd6194
  校友 用优美环境招待人/xgkd6194
  校友 报恩,再多也不够/xgkd6194
  诗联 七绝·隆冬春来/黄贻裳
  校友 心疼美国的儿子/xgkd6194
  校友 活到84岁的10个小/xgkd6194
  风土 不讲等级天地宽/xgkd6194
  风土 被遗忘的介之推*/xgkd6194
  文史 《春天,在雪花里发芽/陕西马新宝
  风土 了不起的外甥女/xgkd6194
  公告 学习艰难!问好您!/石龙闲人
  散文 我家的刘若英(一)/浪仔
  诗联 遥拜海南文/lidexiong
  校友 退休后,老领导的一席/xgkd6194
 展台·超市
  党政 团堡镇成功召开“喜迎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利川山居诗人将有12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团堡有20件书画作品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团堡镇老年党支部获得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关爱儿童 传承国学/石龙闲人
  品牌 一生心血聚,墨韵久飘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【青青子衿诗苑微刊】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团堡诗联书画分会在好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利川市山居诗黄金山人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利川市团堡镇诗联分会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团堡镇诗人曾春鸿先生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团堡镇组建乡贤理论宣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向党的十九大献礼--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张友学和他的街头治安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团堡镇阳光宝贝举行特/石龙闲人
用户名 密码 下次自动
1.“大中华乡土家园”拒绝一切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悖的言论。请您自觉遵守法规,遵从网上道德,抵制和检举各种违法、虚假和有伤风习的信息言论,共建和谐文明的美好家园。 2.本站只为网友提供交流互动的平台,所刊载信息并非本站观点,与本站的立场无关。因为您发帖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、刑事责任,均由您个人全部承担,本站不负任何责任。 3.本站可能会根据栏目需要对您的文稿、作品内容进行编辑和整理。其中一些精品还可能被选登到网刊和“中华乡土精萃”丛书等,暂定(!)不发现金稿费,只给您寄送相关书刊。
WWW.DZHXTJY.COM [复制]
天下博览  精粹|国内|海外|琼岛|港台|经济|政治|军事|科技|教育|卫生|其它  社区展台
有缘同聚  精粹|校友|战友|工友|驴友|车友|同姓|同年|同乡|同城|同趣|其它  信息超市
乡土原创  精粹|诗联|新诗|散文诗|散文|小说|言论|书画|摄影|音乐|剧本|其它  美图欣赏
文化纵横  精粹|风土|景物|人事|文史|民艺|国学|媒体|书摘|演艺|体育|其它  金榜题名
共享家园  精粹|公告|新事|邀约|倡议|求助|成员|圈群|排行|版务|版主|其它  百宝魔箱
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
首页 | 入园指南 | 诚聘英才 | 广告招商 | 建言投诉 | 自编专辑 | 丛刊投稿 | 加入收藏 | 设为主页 | 免费注册 | 我要发帖

家园地图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隐私保护 | 版权所有 | 免责声明 | 服务律师 | 广告服务 | 合作加盟
最佳浏览模式:1024x768分辨率 Copyright©大中华乡土家园 网站备案号:琼ICP备11002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