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 密码 下次自动
WWW.DZHXTJY.COM [复制]
天下博览  精粹|国内|海外|琼岛|港台|经济|政治|军事|科技|教育|卫生|其它  社区展台
有缘同聚  精粹|校友|战友|工友|驴友|车友|同姓|同年|同乡|同城|同趣|其它  信息超市
乡土原创  精粹|诗联|新诗|散文诗|散文|小说|言论|书画|摄影|音乐|剧本|其它  美图欣赏
文化纵横  精粹|风土|景物|人事|文史|民艺|国学|媒体|书摘|演艺|体育|其它  金榜题名
共享家园  精粹|公告|新事|邀约|倡议|求助|成员|圈群|排行|版务|版主|其它  百宝魔箱
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
首页 | 入园指南 | 诚聘英才 | 广告招商 | 建言投诉 | 自编专辑 | 丛刊投稿 | 加入收藏 | 设为主页 | 免费注册 | 我要发帖
祝大家生活快乐!万事如意!!!祝大家生活快乐!万事如意!!!祝大家生活快乐!万事如意!!!祝大家生活快乐!万事如意!!!祝大家生活快乐!万事如意!!!祝大家生活快乐!万事如意!!!
当前位置:首页 > 乡土原创 > 小说
《乡土原创》版主:云中羊 春文 松林晚翠 石龙闲人 陈仁 萧榆 曾晓华 陈橹 羊虹 代古成  旷城 麦聃 竹琴月眸 任春芝 
 顾问:海口广东菜
《小说》专栏主编:暂无   助理:暂无
返回列表 共7条    第1/1页     首页  上一页  下一页  尾页 
 楼 主 袁平银 名片> 职衔:0  积分:30  星级:5  勋章:0 发帖时间:2016-8-13 16:02:59
 ⊙ 原创  查阅417次  回复7条
只看该作者】【关注他(她)】【加为好友】【发短消息】【收藏此贴】【字号:  】【举报
老师打了我(小说)
作者:袁平银   
大中华乡土家园(www.dzhxtjy.com)

  我叫贝贝,今年十岁,是小学四年级学生。
  说实话,我长这么大还没谁管过我,也没谁管得了我。在家里,我是“一家之主”、无冕之王。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既希望我传宗接代,又希望我光宗耀祖,所以就都捧着我、护着我、依着我,一切都听从我的调遣,一切都听从我的摆布。我说东,他们不敢向西;我说南,他们不敢向北。生怕我这个“小老先人”寻了短见,使他们断了子、绝了孙。在学校,我是“小霸王”中的老大,只有我能欺负别人,别人绝对不能欺负我。倘若把我惹毛了,我就纠集一帮哥们儿弟兄要他好看。欺负小同学是我们的专利,顶撞老师是我们的乐趣。反正现在的老师都蔫了,既不敢打我们,也不敢骂我们,更不敢管我们。就是我们把屎尿都屙在教室里,他们不但干瞪眼,而且还得给我们擦屁股。
  不过也有不识相的老师,都什么年代了还想让我们学生听他的说教。比如教我们语文课、给我们当班主任的李老师就是其中的一个。
  李老师是个老教师,教了几十年的书,眼看就要退休了。可他就是赶不上时代发展的要求,别人连钢笔都不用了,他却还攥着毛笔不放。他不抽烟、不喝酒、不打牌、不赌博、不唱歌、不跳舞,偏偏爱写个毛笔字。别人写毛笔字都蘸着墨汁写,可他偏偏要自己研墨写。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墨锭子和一方刻着双龙的石砚盘,一有空就坐在桌前挺着花白的头颅聚精会神地研墨、写字。不过他写的字很好看,既龙飞凤舞又有棱有角。有楷体,有颜体,还有我认不得的行书、草书。他的办公室里四周都挂着条幅,让人眼花缭乱、目不暇接。
  就是那么一个人,却和我闹了一场非常不愉快的事。那天下午快放学的时候,我趁人不注意就偷了一个同学的饭盒。然后就在里面尿了一泡尿,然后把那个饭盒塞进了那个同学的书包里。谁知我刚塞进去,就被那个同学发现了,那个同学跟我一样,也不是一个不好惹的角色。他见我把尿尿进了他的饭盒里,就一把抓住我的领口,把我拖进了李老师的办公室里。
  李老师正戴着老花镜在办公室里吃力地批改着作业,见我们打打闹闹地进了他的办公室,就放下笔问:“怎么回事?”
  那个同学指着我说:“贝贝把尿尿进了我的饭盒里。”
  “是这样吗?”李老师问我。
  “是的!”我点点头,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。
  李老师听后,就对那个同学挥挥手说:“你先出去吧,等我处理以后再通知你。”
  那个同学得意地走了,我却留在了办公室里。李老师看了我一眼,立刻就十分严厉地说:“贝贝,你这个孩子也太调皮、太不像话了吧,你怎么能将尿尿在同学的饭盒里呢?”
  我说:“我尿在他饭盒里有什么了不得,你管得着吗?”
  他瞪着眼睛,我也瞪着眼睛。我从来就没有怕过老师,当然也就不会怕李老师了。
  李老师见我如此无礼,就更加生气地说:“怎么,我管不着你?谁说我管不着你?你既然是我的学生,那我就得管你!”
  “你管我?说得倒轻巧!”我也生气地说,“我爷爷奶奶都不敢管我呢,你敢管我!你算老几呀?”
  “我虽然不算老几,但你别忘了,我是你的老师,还是你的班主任,管你是我的工作!”李老师气得嘴唇直打哆嗦,花白的头颅连连摇晃,几乎吼起来了,“你爷爷奶奶管不下你、可以不管你,但我不行,我非管你不可!”
  我说:“你管呐!你管呐!你想怎么管我啊?给你说实话吧,管我的人还没出生呢!”
  “你说什么?”他突然站起来,指着我的眼睛说,“你说管你的人还没出生?那好!我马上给你的爸爸妈妈打电话,叫他们来管管你试试!我就不信了,我管不下你,难道你爸爸妈妈也管不下你吗?”
  我说:“你打!你打!你尽管打电话叫我爸爸妈妈来,他们要是为这么一点小事就管我,那才怪了呢!有一次我夺下爷爷的饭碗,把尿尿进爷爷的饭碗里,爸爸妈妈还笑呢!”
  “哦?”李老师惊疑地说,“饭碗是干什么用的你知道吗?”
  我哈哈一笑说:“那还用问?当然是吃饭用的呗!”
  李老师说:“对呀!既然你知道饭碗是用来吃饭的,那你为什么还要把尿尿在饭碗里呢?”
  我说:“我想在哪儿尿就在哪儿尿,这是我的自由!”
  “呵呵,自由!你还知道自由?”李老师说,“你知道什么叫自由吗?自由是在不违反法律、不违反道德、不违反学生守则前提下的自由,而你所说的自由根本就不叫自由,那叫胡来!”
  我不耐烦地说:“你少给我来这一套!你以为你当个老师就了不得啊?我才不听你的呢!”
  我说完就想往外面跑,可他却一把抓住我说:“你别走,今天我非要让你知道那些事情是该做的,那些事情是不该做的!”
  我扭动着身子说:“你让我走,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!”
  我挣脱他的手又想往外跑,可他又一把薅住我说:“你这个孩子真是太不像话了,怎么能这样不听话呢?你给我站好,今天我们一定要好好谈谈!”
  他说着,就去关了门。然后就坐在我的面前说:“你说说,你把尿尿在同学的饭盒里究竟对不对?你如果认识到自己错了,那我就不再追究了;你如果不承认错误,那我就要一追到底,直到你承认错误为止!”
  我见他跟我打起了持久战,心里又气又急。于是就抓起他办公桌上的石砚盘,一下子就砸在了他的额头上。
  他“哎呀”一声大叫,马上就用手捂住了额头。我竟把他的额头砸破了,一股股鲜血从他的指缝间流了出来。
  他可能做梦都不会想到我会打他,所以就用迷茫而又惊恐的眼神看着我说:“你?你这个孩子,怎么打起人来了?”
  我说:“我打你怎么啦?我连爷爷奶奶都敢打呢,难道还不敢打你吗?”
  “你这个孩子真是少指教!看来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,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!”
  他说着就站了起来,脸上布满了愤怒和悲哀。额头上的血也不住地往下淌,淌得他的满脸满身都是。
  我终于害怕了,抬脚就往外跑。可我刚把门拉开,他就从后面抓住了我。这次我算倒霉了,不知什么时候他手里竟多了一根教鞭。那是一条用又细又长的竹根做的教鞭,每次上课的时候他都拿着它指点黑牌上的字词句。此刻,他把教鞭拿在手上忽闪了几下,二话没说,就在我的屁股上狠狠地抽了一教鞭。
  随着教鞭地落下,我的屁股就像被火烫了一下,马上就有一阵剧烈的疼痛就传到了我的心尖上。
  我长到十岁,不说挨打,就是重话也没谁对我说过。在家里,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总是“我娃我娃”地叫得分外甜,叫得我浑身都舒坦。在我的记忆中,爷爷只生过一回气。就是那次我把尿尿到爷爷饭碗里的时候,爷爷生气了。那次爷爷是真生气了,扬起巴掌就想打我的屁股。但巴掌还没落下来,爸爸就把爷爷推倒了。从那以后,爷爷就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我打了他几次他都没还手。
  但李老师却打了我,而且打得很重。教鞭刚落在我的屁股上,我的屁股立即就起了一条肉棱子。一种屈辱感和复仇感立即就充斥了我的头脑,我再也顾不得许多了,扑到李老师的身上就又哭又闹又撕又咬起来。他的衣服很快就被我撕破了,裤子被我撕下了大半截,脸被我抓得稀烂,大腿也被我硬生生地咬下了一坨肉来。
  他也许被自己的举动吓呆了,或者被我的举动惊呆了,只有了招架之功,没有了还手之力,竟硬挺挺地站在那里任我撕他、扯他、抓他、咬他。要不是其他老师赶来拉开了我,说不定我真地就把他生吞活剥了。
  他见我被其他老师拉开了,就颓然坐在椅子上,带着满身的血迹有气无力地说:“你先回家吧,明天我们再谈!”
  我趾高气扬地说:“就你那两把刷子,还想跟我谈,你做梦吧?”
  可就在我带着胜利的喜悦正要离开李老师的办公室的时候,爸爸却一头撞了进来。爸爸看了看我问:“放学了你怎么不回家?”
  我指着李老师说:“是他,是他不让我回家的!”
  爸爸马上就怒气冲冲地对李老师说:“你怎么能随便扣留孩子呢?出了事究竟是你们学校负责还是我们家长负责?”
  李老师说:“不是我要扣留他,而是他犯了错误。他竟把尿尿在同学的饭盒里,你说这样的孩子该不该教育?”
  爸爸说:“把尿尿在饭盒里有什么了不得?再买个新的不就行了?”
  我见爸爸竭力袒护我,就又指着李老师告状说:“他还打我呢!”
  爸爸好像被吓了一跳,马上问道:“他打你?他打你哪儿了?让我看看!”
  我立即脱掉裤子,让爸爸看屁股。屁股上被打的肉棱子,还在火辣辣的疼。
  爸爸在我的屁股上摸了摸,几乎跳了起来。他一把揪住李老师的领口说:“你怎么能随便打我的孩子呢?我的孩子我自己都舍不得打呢,能让你打吗?”
  李老师“哎哟”了一声说:“我的确打了他一教鞭,可你看我这浑身的伤……”
  “看你什么看你?”爸爸不容李老师说下去,就怒气冲冲地说,“要不是看你是老师,要不是看你是老年人,那我今天就非把你揍扁不可!”
  李老师指着额头上还在流血的伤口辩解说:“是他先打了我一砚盘,所以我才打了他一教鞭!”
  “笑话!他多大?你多大?”爸爸冷笑着说,“如果你不打他,他能打你吗?他一个十岁的孩子能打得赢你吗?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!”
  李老师还想说什么,但爸爸大手一挥说:“你还想说什么?你说什么都没用!就是你有一万个理由,你打我的孩子都是不对的!”
  李老师有口莫辩,干瞪着眼睛没了办法。
  我心里只想笑。一个教了几十年书的老教师,终于栽在了我和爸爸的手里。
  爸爸接着说:“你说怎么办吧?你既然打了我的孩子,那你总该对我有个交代吧?”
  李老师垂头丧气地说:“你要个什么交代?你说吧!”
  爸爸说:“我的孩子不能白打,你必须给我作个了结!”
  李老师说:“怎么个了结法?”
  爸爸说:“有两种解决办法,一是公了,一是私了!”
  李老师说:“公了怎么说,私了怎么说?”
  爸爸说:“如果公了,我们就到教育局去,或者到县法院去,谁是谁非让他们说了算;如果私了,那你就给我的孩子赔礼道歉,并给我的孩子一千块的精神损失费!”
  李老师说:“你选择吧,你说公了就公了,你说私了就私了!”
  我爸爸说:“看在你是老教师的份儿上,我们就私了算了吧!像今天这样老师殴打学生的恶性事故,如果让上面知道了,最低也会给你一个开除公职的处分。但你毕竟教了几十年的书,我不想做得那么绝情。所以你只要给我的孩子赔个礼、道个歉,再给一千块精神损失费也就算了!”
  爸爸可真厉害,几句话就把李老师震慑住了。李老师思索了一阵,终于说:“那就私了吧!我教了一辈子书,马上就要退休了。既然你能高抬贵手、把我的饭碗保住,我也就不说什么了!”
  说着,就真地从身上掏出一千块钱来递给我说:“对不起,贝贝,我是老糊涂了,真不该打你,请你原谅我吧!不过,我希望你以后要好好学习,好好做人!……”
  他说着说着就突然哭了,泪水竟像断线珠子一般流了出来。
  我接过十张红艳艳的百元大钞,忙高兴地拉着爸爸的手,蹦蹦跳跳地回了家。
  可第二天我到学校去的时候,却突然发现李老师的办公室里挤满了人。我不顾老师的阻拦忙钻进去一看,原来李老师直挺挺地躺在床上,已经没了气息。
  李老师死了!怎么死的我不知道,什么时候死的我也不知道。但他的桌上却赫然写着一幅条幅,墨迹虽然还没有干,但八个刚劲有力的大字却分外醒目:稚子不教, 国将亡矣!


      本文作者:袁平银

  通讯地址:陕西省旬阳县仁河口镇仁河口社区
  邮政编码:725791
  联系电话:15991181239
  电子邮箱:yuanpingyin@163.com[/size]
此贴已于2016-8-13 16:54:19重新编辑    
 
(回复)(打印)
 第1楼 云中羊 名片> 职衔:0  积分:30  星级:5  勋章:0 回帖时间:2016/8/13 21:12
回复】【只看该作者】【关注他(她)】【加为好友】【发短消息】【举报

这真是教育的悲哀!

“原来李老师直挺挺地躺在床上,”——既然在办公室里,就不应该躺在床上吧?个见。
 第2楼 袁平银 名片> 职衔:0  积分:30  星级:5  勋章:0 回帖时间:2016/8/14 7:22
回复】【只看该作者】【关注他(她)】【加为好友】【发短消息】【举报
学校老师大多都是办公室和卧室在同一间房。我们这里就是这样。我也是教师啊,不过已经退休了。
 第3楼 云中羊 名片> 职衔:0  积分:30  星级:5  勋章:0 回帖时间:2016/8/14 8:52
回复】【只看该作者】【关注他(她)】【加为好友】【发短消息】【举报
哦,原来如此。你们那里真好。我也是教师,但我们这里办公室是办公的地方,除了办公桌椅外,连沙发都没有,更没有床了。
 第4楼 袁平银 名片> 职衔:0  积分:30  星级:5  勋章:0 回帖时间:2016/8/16 16:58
回复】【只看该作者】【关注他(她)】【加为好友】【发短消息】【举报
我们这里,老师的办公室和老师的睡房在一起。
 第5楼 闲人 名片> 职衔:0  积分:30  星级:5  勋章:0 回帖时间:2016/8/16 22:29
回复】【只看该作者】【关注他(她)】【加为好友】【发短消息】【举报
晚上好!
 第6楼 江苏傅修建 名片> 职衔:0  积分:30  星级:5  勋章:0 回帖时间:2017/7/1 11:7
回复】【只看该作者】【关注他(她)】【加为好友】【发短消息】【举报
可悲,对这个顽孩,竟要以死抗争!然而现实中哪位老师若真的体罚学生不管啥原因,还真的随时随地要丢饭碗的。不过遇到家长这般毫无原则一味袒护的,可否对学生以严重违反校规校纪为由进行劝退呢?
 第7楼 闲人 名片> 职衔:0  积分:30  星级:5  勋章:0 回帖时间:2017/7/1 14:49
回复】【只看该作者】【关注他(她)】【加为好友】【发短消息】【举报
贺香港回归20周年问好。
返回列表】【返回顶部 共7条回复    第1/1页     首页  上一页  下一页  尾页 
我来说几句 您目前是匿名发表 登录 | 注册

发帖须知:
    1.“大中华乡土家园”拒绝一切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悖的言论。请您自觉遵守法规,遵从网上道德,抵制和检举各种违法、虚假和有伤风习的信息言论,共建和谐文明的美好家园。  2.本站只为网友提供交流互动的平台,所刊载信息并非本站观点,与本站的立场无关。因为您发帖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、刑事责任,均由您个人全部承担,本站不负任何责任。  3.本站可能会根据栏目需要对您的文稿、作品内容进行编辑和整理。其中一些精品还可能被选登到网刊和“中华乡土精萃”丛书等,暂定(!)不发现金稿费,只给您寄送相关书刊。  4.本站允许您保留所刊作品的著作权,这些作品同时可以向别的网站和报刊、出版社、广播电视等媒体投寄。本站若有条件发现金稿费时,则取消这条,禁止“一稿多投”的做法。  5.除了发布原创作品外,本站鼓励网友转发与分享其它作品和资料,以提高网友浏览的兴趣质量。但您转发与分享时,务必明确标示“作者”和“来源”,避免造成不应有的误会。  6.交流互动是所有社区网站的常态,您如果想别人多看、多回复您的帖子,就得先多看、多回复别人的帖子,除此之外别无选择。只要您先迈出了这一步,您的朋友就会遍天下!

 最新上贴
  诗联 七绝:八一·老兵的军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七绝:八一·老兵的军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水调歌头一组 桑榆抒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水调歌头一组 桑榆抒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水调歌头一组 桑榆抒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七绝 登鱼目寨关门口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初学写散曲一·述怀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八声甘州·铜锣关登临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鹧鸪天·喜读冯志成先/石龙闲人
  新诗 邂逅/浪仔
  散文 紫风姑娘/浪仔
  国内 “火腿校长”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回忆当年编蓑衣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七律 星月同辉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江城子(单调)·细读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(古风)参加七一党日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七律·钟情习诗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西江月·柏杨镇乡村音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西江月·柏杨镇乡村音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西江月·柏杨镇乡村音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七绝·柏杨镇乡村音乐/石龙闲人
  其它 日常生活今昔谈/河杨
  公告 端午泪(古风)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水调歌头其四 游苏马/石龙闲人
  其它 生活中的水与燃料/河杨
  诗联 水调歌头其三 游船头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水调歌头其二 游女儿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水调歌头其一 游鱼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祝高考学子梦圆/唐耀习
  倡议 铸就名副其实的“农家/河杨
  诗联 望海潮·我的老年武事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遥想金山当年(军旅散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贺儋州吟唱会/唐耀习
  诗联 望海潮·我的老年武事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母亲喊我“山猴儿”◎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临江仙·初夏生活纪实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渔家傲·苏马荡印象(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海南设自由贸易区喜吟/唐耀习
  诗联 临江仙·初夏生活纪实/石龙闲人
  诗联 临江仙·初夏生活纪实/石龙闲人
 话题热帖
  诗联 七绝·隆冬春来/黄贻裳
  校友 别让我在酒店吃年饭/xgkd6194
  风土 四篇文章一个年/xgkd6194
  校友 用优美环境招待人/xgkd6194
  校友 报恩,再多也不够/xgkd6194
  校友 活到84岁的10个小/xgkd6194
  风土 不讲等级天地宽/xgkd6194
  校友 心疼美国的儿子/xgkd6194
  诗联 七绝学习《中国共产党/石龙闲人
  公告 学习艰难!问好您!/石龙闲人
  公告 老家的长寿老人多/xgkd6194
  散文 探访醉翁亭/庄晋玲
  文史 “以扇障面”考辨/野老放歌
  风土 被遗忘的介之推*/xgkd6194
  风土 采桑子/唐作荣
 展台·超市
  党政 难忘的山中美食---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我的电网被夜间飞行的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挽蹇楚光对联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《关公大刀十八招》黄/石龙闲人
  地方 团堡镇诗联分会沉痛悼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团堡乡村老人黄金山创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团堡乡村老人黄金山创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团堡镇乡村老人做客利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团堡镇老干部党支部学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团堡镇老干部党支部,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年关走山路所看的异类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沙地沟村诗联会员为老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利川将编写新诗词团堡/石龙闲人
  品牌 附言:/石龙闲人
  党政 团堡镇阳光宝贝幼儿园/石龙闲人
用户名 密码 下次自动
1.“大中华乡土家园”拒绝一切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悖的言论。请您自觉遵守法规,遵从网上道德,抵制和检举各种违法、虚假和有伤风习的信息言论,共建和谐文明的美好家园。 2.本站只为网友提供交流互动的平台,所刊载信息并非本站观点,与本站的立场无关。因为您发帖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、刑事责任,均由您个人全部承担,本站不负任何责任。 3.本站可能会根据栏目需要对您的文稿、作品内容进行编辑和整理。其中一些精品还可能被选登到网刊和“中华乡土精萃”丛书等,暂定(!)不发现金稿费,只给您寄送相关书刊。
WWW.DZHXTJY.COM [复制]
天下博览  精粹|国内|海外|琼岛|港台|经济|政治|军事|科技|教育|卫生|其它  社区展台
有缘同聚  精粹|校友|战友|工友|驴友|车友|同姓|同年|同乡|同城|同趣|其它  信息超市
乡土原创  精粹|诗联|新诗|散文诗|散文|小说|言论|书画|摄影|音乐|剧本|其它  美图欣赏
文化纵横  精粹|风土|景物|人事|文史|民艺|国学|媒体|书摘|演艺|体育|其它  金榜题名
共享家园  精粹|公告|新事|邀约|倡议|求助|成员|圈群|排行|版务|版主|其它  百宝魔箱
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
首页 | 入园指南 | 诚聘英才 | 广告招商 | 建言投诉 | 自编专辑 | 丛刊投稿 | 加入收藏 | 设为主页 | 免费注册 | 我要发帖

家园地图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隐私保护 | 版权所有 | 免责声明 | 服务律师 | 广告服务 | 合作加盟
最佳浏览模式:1024x768分辨率 Copyright©大中华乡土家园 网站备案号:琼ICP备1100219